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葬花葬情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06日 06:25:20



  篇一:葬花葬情
  生活是平淡而具体的,不管有怎样华丽的开始,结果都一样。这句话是现实与梦之间的最为真实的桥梁。我迟疑的走在这样的桥梁上,徘徊,纠结,我是选择昏睡还是清醒?
  ——题记
  有人说爱情是仅次于生命的创造,可见爱情的伟大之处,而我却要毅然决然的埋葬爱情。我把爱情比作花,开了,谢了,我不想对着枯萎的梗儿告诉来往的路人说:这就是我的爱情。它没有了迷人的香气,没有艳丽的色彩,这些或许说的有些虚荣,仿佛我爱情的目的就是为了炫耀一般。
  我甘于平淡,可这样的平淡不是我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读者孤独的书,不是把自己装扮的美美的在镜子前旋转,更不是抱着一碗泡面对着枯燥的电脑看着枯燥的肥皂剧。李清照在痛失爱人的时候曾写道“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我要的平淡是我的美只有你懂得欣赏,噩梦醒来的时候,能窝在你的臂膀里,闲暇的时候在公园里看大爷大妈们笨拙的锻炼,孩子们疯跑着的嬉戏。凝视着你的面孔,不是照片上的也不是手机上的,而是真真实实的你,你工作也好,睡觉也好,只是看着你,我就觉得满满的幸福。但我清醒的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觉,你依旧站在我的梦里,我依旧站在桥上张望,我是多么的渴望我梦里的那个你能突然地走出来,抱着我说:“这不是梦,我就在这里”。
  我总是分不清现实和梦,我总以为自己真真实实的活着。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掐自己一下,因为我怕痛,身体的和心灵的。可是我又明确地知道,我必须穿过这座桥梁,那头,才是真实的生活。如果梦的后果就是把你坠入无限的深渊,让你对现实开始恐惧,失望,甚至于绝望,我会选择清醒。黛玉的伤感几人能懂?她葬的或许从来就不是花,是自己的爱情。梦里的贾宝玉体贴,专情,而现实中的宝玉正是用与之相反的两把大刀砍碎了黛玉的梦,同时也砍碎了他们的爱情。我倒觉得黛玉是个果敢的女孩儿,恰恰是由于人们所批判敢于葬花。梦就是梦,不管我们找多少冠冕堂皇的借口美化它。
  爱情其实就像雪花,飘落时旋转的美丽,纯洁的白吸引着我,可是当我仰起脸,伸出双手去感受它的时候,手上传来的却只是一片片的冰凉。是我过于炙热的期盼融化了它,还是爱情的真是面貌其实就是一滩滩的水,是我们把它梦想的超乎了它本来容貌?其实不属于现实生活的美不用我们选择,大自然也会葬了它,花儿终会落入尘土,雪终会融化进尘土,尽管这些美在大自然的选择下周而复始,但是都会又归于尘土的那一刻。葬或是不葬,结果都会归于尘土。
  人还是要做梦的,可是我们要在恰当的时候勇敢的叫醒自己,埋葬不在属于我们的东西。
  
  篇二:葬情
  夜不能寐,如烟思绪竟自飞,渺渺夏夜无尽处,繁星明月映光辉。轩窗外,蛙鸣声,阵阵入耳,乱了孤独枕上心中思梦人。
  旧时梦,才下心头,又随晚来清风送眉头。旧时情,已驾西鹤乘长风。无奈,粉纱帐,红绣房,凄凄冷冷好比桂花树下广寒宫。
  欲想君之情涅磐成千古,三生石上镌刻梅花图,案头之上谱写不了情缘线装书。谁料皇榜中状元,招驸马,做东床,闪闪光环乱了郎君心中旧情的牵绊。(中国散文网  )
  若君有怜,怎负伊人容颜;若君可见,又怎负她眉间的流年。花若有怜,落君的指尖,寄相思一片片;明月若可见,望清风送夙愿,红颜盼郎年复年。夜不寐,不知倦,思君念君君不见,空留伊人寂寞深闺悲画扇。叹、叹、叹,一世痴缠分两端。泪已干,情已断,心中波澜,墨中宣,化飞烟随风散。不思量,难、难、难……。
  今世情,已成梦,花飞花谢葬花冢,人来人去弄清影,雁回雁往空留声。罢、罢、罢,半醉半醒抚琴弦,看满地花红,奇一曲未亡灵。
  
  篇三:啼爱葬情
  当夕阳渐渐落幕,我背上行李蹋上了孤途;风儿吹拂,撩起恋人眼中的薄雾,伴着尘土,在空际轻舞……
  ——-题记
  孤独影吊唁深冬,泪儿淹没了寒流冷冻,思念被冰冻在深夜的残钟,腐蚀了来年的暖春盛夏;思念让心灵中毒,越思,越是无比的疼痛!夜是一种孤独,盘绻着身子,让人feel无奈的空虚无助……
  天,您这是要我相信谁呢?记忆,向伤口涂抹着蛊毒;泪水挤痛了瞳孔,却流不出眼角,好疼,好痛,好痛!
  好快,好快,真的好快!说没了就没了,人家一句话爽脱啊,而俺却要想,却要思…夜里哭也哭不出啊!可是为何会有这样的结果,为什么?人说俺多愁善感,可俺今夜儿啊,也只能裹着被子哭笑不得啊!!!
  真的好害怕记忆,好害怕!人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可这十六的人儿与十五的人儿却是一个天壤之别!她搁下一句话,走了!可要我如何诀别对她所有的思念依恋啊,好痛好痛!!!
  难道这一切又是我自己欺骗自己吗?我真不敢相信那些所谓过去的事,过去的人!为何原本就没有,可为何却要给我那么多好?给我个理由吧?为何约你陪我玩,你要答应?为何牵你的手,靠你的肩,满街乱闯乱跑,你却要笑容挂满天?为何我们要一起望着天空说着那彼此美好曾经,未来的向往……好无奈,真的好无奈!难道这一切只是俺一枕梦吗?呵,可就算是梦啊,又为何要让我把你记忆得如此的犹新,模糊不了一点儿呢?呵呵人家又要说俺的笑话了:说俺啊,又瞎伤感了!呵呵,伤感,伤感,你懂吗?你晓得啥叫伤感吗?
  突然好怕天黑,突然好怕明天。过去的又意味着什么?明天又意味着什么呢?在这现实的竞赛场,谁是对,谁是错啊?
  是啊,有谁会在快乐的时候,想着伤心的人儿呢??身边还有一条她的丝巾,怎么办呢??你天天装在口袋,夜夜放在枕边嗅着,又能怎样呢???记得了人家的香味,留下给你的是心眼里的伤悲,还残存着她的汗水味,不忍心洗却不觉难闻,天天还在嘴边美滋滋的吻,吻……
  哭啥,哭啥……
  美人啊,美人,你不要用我的爱来伤害我,我对你的一片真心吧!俺的心承受不起啊!为何我单单纯纯喜欢你,而你却要如此痛苦的惩罚我,我做错了什么,什么???
  本以为我找得了你,我的LOVE,我已准备把我的心全献给您了!!!Itellmyself,定要好好珍惜你,呵护你!美人啊,不要用我的爱来伤害我,好吗?我承受不起啊!
  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努力!我咬紧了牙,我硬硬的拽着拳头说:云,加油!加油!将来定要让她过最幸福最幸福的日子,挽着她走遍世界,伴着她走过坎坷风雨……呵呵,而今……俺不懂真不懂了,我们长长的相处,却不直他人两天的相处,你一句话把我们的过去抛得如冰凄苦,把彼此的界限划分的如此耀眼醒目,把我梦想的美好淹埋成了永久沉睡的坟墓……一句话撕裂了我一生的美梦!
  难道这就是她优美的决定吗?难道这就是我最终的美丽吗?难道这就才是她真实的一面吗?难道在就是爱情的力量,让她变得对我如此的肯定吗?难道这就是我与她最美妙的闭幕吗?难道在就是我日思夜盼的人儿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厢情愿,失恋吗???
  呵呵,怪谁?怪她,她能知晓吗?怪老天爷,他能帮助我吗?怪自己,呵只是更伤心!!!
  伤心路,与谁同;孤单路,影随步;来时如梦,醉卧君怀无归途。述心中苦,谁又清楚,旧事如故,人思苦;相思是雾,散错了谁家的屋檐柱;为君寻觅江山鸿图,到头来落的泪雨连珠,敲响着深夜的孤钟……
  红尘了事,伤着人心处;夜半了叫天喊苦,啼着爱葬着情亲手挖着坟墓!哭,却也只能往心坎儿里注,无助无助;只奈何了,一生把痴情煮,煮到了心深处,却把心儿熬成了一个窟窿;骂得了谁儿,谁也骂不得;恨得谁儿,只恨自个赤裸的心儿太眩,刺痛了人家的心儿;人家是快乐似的完成了一件潇洒事,俺却苦思着一切,心口在被刀儿挨打着……
  相处时跟俺抱着满脸春光,话里短来话里长来说没完;一到送客时分,一句却把人儿揣出了九重天!!!可你把俺深深的欺骗,长长的过去,当不了的回忆,你叫俺在深夜如何哭尽……你说爱啊没了就没了,比起那恐怖片来更恐怖寒心啊!
  我只想问你一句,我只是不懂了那往昔:为何要陪我走过那么一段记忆;为何在那花儿刚开之计,你不了断了我对你的情意;为何要折折腾腾待到而今,让我如此的看分明了你,却又让自己如此的痛心!!!恨,恨,恨你不该给我那段过去,给我个对你思念的陷阱;怨,怨,怨你不该随意就下了定义,摒弃了我的一网深情!记得你的话语,说那爱情是一辈子的事情,哪能随便的下嫁了自己,而今分离不到两天,你就出卖了你自己搭上了他人的肩膀,刺痛了我的心?!MYLOVE成了永远的孤影……
  还记得我赞赏你的笑吗?那是你留给我的第一个抹不去的烙印。我说你的笑美丽,甜蜜,让人感觉窝心——-这也是我们第一回相遇!那时起你就装进了我心里!相识的日子在漫漫的流淌着,让人留恋,好像在古老的巴拿马河淌着爱情……而今月圆之夜,却是我用泪水淌过……只是再也无法往前了,这河的一头坍塌了,破裂成了一道干涸深渊,我哭干了泪水…可深渊还是干涸……
  突然想起了北方,想起了北方的那片银色雪原:皎洁的,透明的,冰冰的;用手摸摸,凉凉的,实实在在的……
  好想,好想回到那片校园,好想摸摸你,吻吻你,没有欺骗,没有伤心,即便我对于你是一个来自南方的陌生的孩儿…雪儿啊,我思念你!今夜好特别!特别,好特别的思念你……
  过几天南方小伙就会来陪伴你了:他会陪你唱歌,吟诗,伴你舞蹈,我不要那些所谓的人儿来陪伴,我只要你,只要你……
  你知道吗?你的孩儿受伤了要到你怀里躺躺,您不会怪我吧,怪我用泪儿打湿您的洁白的衣裳吧……
  美人,再称呼你一声:美人!我没有恨你。只是想跟您说声:请您要珍惜身边爱你的人,不要轻易对爱你人说轻易的话,伤人知道吗???喜欢就要喜欢到一辈子噢!那才叫永远的幸福也!!!
  
  篇四:葬情

  亲爱的,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告白,我拿起那支有些沧桑和沉重的笔,记得当初这是这支笔把我的感情涂在淡白的纸上,那时我说自己的感情如泛滥的春水,只如今,我却要用它来埋葬我的感情。挥洒的是墨水,刻出来的却是疼痛。
  我知道自己刻出自己的痛比痛苦本身还要残酷,我却不停地告诉自己痛也是一种美。我知道从今天起我会拥有更多的痛,但是我告诉自己痛也是一种选择,心痛到痉挛本也酣畅淋漓。黑夜里我习惯了夜的狰狞,痛苦中我习惯了心灵的柔弱,泪水中我发现了水的凄美。我还记得曾经的誓言,还记得当时是那么的坚定,而今天我将被证明做人的失败,我的灵魂将会因此而污浊,可是我也曾说过选择了就无怨无悔,对于这一切我都选择接受,选择接受灵魂的叩问和良心的谴责。
  昨夜无眠,是被子温存了泪水,是灵魂的战栗萎缩了身子。我伸出苍白无力的手,抓住最后一滴滚热的泪水,我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滴泪。梦再美,终有醒;缘再圆,终有散。你有你的灰色空间,我有我的蓝色天空。这一刻,我想用我干枯的眼睛告诉你,我的记忆已经干瘪。曾经泪水是我生命中温柔的部分,如今我却要用它来证明泪水的苍白。别了,亲爱的!我知道当你看完这封信,我们便会成为陌路之人。我知道你会用泪水洗刷脸上的尘土和纸上那些乌黑可怕的字迹。可我更知道,从明天起我们便会有各自的新生活。对于曾经,我想你说声谢谢,是你让我的记忆饱满充实。对于今天,我想对你说声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的期待。给不了你幸福,我会把期待留给明天的他。让我最后一次来到你的身边,为你擦拭那些沉不住气的泪水。待到一切都沉寂下来,我会在你的梦中悄然离开。
  
  篇五:葬情缘,回忆里的眼泪
  夜未央,梦微凉,前世飞花入梦,忆起相思断肠。
  三生石畔,缘生缘灭,前世今生,百折轮回。
  梦中,是谁的绝美容颜,绽放如花的笑靥,芊芊素手,撩拨鬓旁青丝,我见犹怜,渐渐地痴了。
  待我走近的时候,却碎为片片花絮在指尖飞舞,怔怔地任眼角氤氲。
  梦醒,脸颊泪痕未干,红尘有梦,花絮飘零,不知伤心为何?
  曾经沧海已桑田,醉却繁华心似絮,倩影嫣然梦中显,三千痴缠染愁肠。情之一字,何以堪破,一切繁华,皆是梦中花,水中月,如烟云般飘渺。
  烟花易冷,只为眼眸中刹那的灿烂,花香满径,只为擦身而过的背影残留余香。
  隆中月,若隐若现,似见,又或不能见,触手微冷的寒光一遍遍拂过面颊,似一段柔软的素纱婆娑苍白的双鬓。夜色朦胧,残月银钩,韶华蹉跎,晨霜染鬓,轻点指尖那一丝的温存,也随着秋风飘逝。惘然!
  若醉却三千烦恼丝,梦去九天红尘笑,宁醉生梦死。
  若怜花摇落惹涟漪,风去幽潭平如镜,宁风平浪静。
  红楼一梦,曲终人散,成就了一场华丽的寂寞。
  篁林寄曲哀伤,风过忧鸣,燕过折翅。
  残梦晓月,凭栏眺望,云雾缭绕,如梦似幻,山河寂静,思绪飘零,独伤其怀。
  紫陌红尘,漫漫轮回路,谁与共?
  空屋青灯照孤影,油尽灯灭人未眠。
  大雁回时空自叹,一纸红笺述相思。
  云卷云舒,水岸风堤,风吟叮咛,便有万种风情,却无人解。
  寂寞花开,芬芳了一季又一季,蝴蝶为花碎,花却随风飞。
  醉知酒浓,醒知梦空,原来看残花凋尽也是一种痛。独守一支梅花,赏一轮花开花落。
  月下风中箫声起,潭中明月相思寄。
  落花无情空枝瘦,满匣红豆寒霜降。细雨连带幽情,暗香浮动黄昏。人,独倚南窗,细数着指端的花开花落。暮色黄昏中,情愫漫漫,思念灼痛着记忆,记忆纠结着思念。心间,散落着桃花,无声地凌乱。秋水以穿,轮回彼岸,尘缘如梦,杳无影踪,心事诉与谁听?往事如烟,魂萦梦牵,君已陌路,何需誓言,增添心中思念!
  几许情深,思虑沸腾。寒月下,琉璃光,夜夜成思,玉人空瘦。小楼一夜听风雨,化茧成蝶记心间。夜阑风幽,泪语涟涟。烟雨江南,西湖柳畔。水方天阁,情殇故园。梅花岭下,深水溯流。枫山香叶,相思一片。前世的轮回,今生的守候。漂泊的青丝延展着迷失的酸楚,在遇见你的那一刻化为缕缕青烟。
  寻常巷陌,步履曲折。雁飞云端,锦书难托。风阑珊,夜难眠,孤雁一声,心绪绵绵。弹指间,月通明,销酒度日,舞剑言欢。眉宇露,掌心寒,远观不见天涯远。空阶影独立,华发偷生,细吟到天明。今生归来,还你一世守望情缘。三叶草,阡陌里,独生秀。七色花,层林绿,自在歌。
  秋浦衡阳,岁月点点,意兴遐飞,孤雁犹怜。空词新赋年年记,臆想成诗月月签。君可知?我的心中有一处角落为你而空,为你而留。今生归来,还你一世守望情缘。千寻梦,犹未眠,流水无尽,细节成绳。红豆情,相伴恩,夕阳易改,允诺无更。花开三月,兰香氤氲,豆蔻胭脂,水中浮萍。
  日月深沉了多少年,花飞花落中是你不变的容颜。细数落花,影疏风闲杨柳岸。谁一袭青衫,一把折扇,吹笛依栏杆。又是谁,九天云外桃花靥,珠帘半卷,深阁粉黛,三千青丝绾。珠钗斜鬓轻莲步,飞燕玉堂前。风起花落裙带,醉浮槎,醒似酣,轻水云烟。月光辞海,凝香粉笺,心似纸签。
  剪一夕流光,牵一段深情,掬一枚轻浅的怜惜,流水飞花轻散一片涟漪,摇曳婉约的心事,醉舞清风明月,聆听时光流转。隔着山高水远贪恋彼此给予的那份温暖,旖旎的心境时时为你敞开心怀,一帘心事,赋予你知,一腔绵婉的翦翦风情,淡寂了许久的笑靥。临风而立,对月而歌,风吹衣发,身影凄凉。
  花尖露欲滴,月色冻清明。万籁此般寂,山影独磅礴。空枕难销夜愁,夜凉如水,昏睡梧桐一点幽。飘渺雪,无尽头;耄耋情,怎相守。痴情望,雪无声;天涯远,梦无痕。红烛咽泪任东风,笙歌散尽有谁闻。我寻觅千年的脚步终不抵你今生的一往情深。陌上花开心念漫漫,温情脉脉。轻拢慢拈,水墨琴音,
  流韵端飞;罗袜生尘,霓裳锦衣,娉婷生姿。醉了清风,朗了明月,醇了瑰丽的梦。默然欢喜,寂静相恋。惟愿今生共牵手,飞越世间的离愁。风雨寒霜情依旧,朝夕晨暮共相守。我依旧恋恋着尘世,只为放不下你。今生既已归来,终为还你一世守望的情缘。
  水墨江南,茗烟飘袅,素卷生香,墨染琴韵。高山流水,微雨晚晴,甘霖沐露,卷帘秋雨,梦落尘音,红尘摇曳,孤独渔火,贵溪叶航,关山冷月,古径青藤,残荷听雨,落花殇。
  谁的容颜,繁华沧桑,千年之恋,雨亭观花,纳兰若竹,沁香一瓣,心淡如兰,似水流年,多少情难却,浸透了谁的思念?挥毫成痴,醉我半世痴狂。似曾相识的朦胧,爱到极致,痛到无言,爱你一生一世,忘你一世一生,爱的迷惑,谁的故事,都曾经无奈。繁花黎落,诉不尽哀思惆怅。
  几曲相思调,千般寂寞情。蝶飞花舞,空余相思一缕愁。一叶落枫,如何释然?锦瑟掩不尽的流年絮语,唯浪尘如风,静听雨音,默度红尘,古梦拂耳倾倾来,丹枫亭前自知秋,你我缘定前世今生,遇见你,一个世纪的心跳声,青春断章,怎敢相忘。倾城之美,寥落了谁的文字?冬临伤城摧落枫,梦窃枫言细呢喃,温馨步伐,古典记忆,千年幽梦绕指萦。
  似水流年,一叶帆舟,彼岸之梦,我拿什么捆绑幸福?一怀心事,锁住了夜的深沉。一曲笙箫,缠绵了夜的忧伤。一帘思梦,怅惘了夜的迷茫,任风雨飘摇,任落红舒卷。
  红尘中,是谁,倾尽一生的守望,用三千青丝,舞出最凄美的诗行?迷离的眼神飘过岁月的轮回,在过往的流年中寻觅,不知归路。时光流转,梦锁初冬,倚兰处,微风拂面,若寒独语,潭水静默,红尘霓裳,风花雪月,心雨沉默,淡然如水,海焰梵音,醉梦笑红尘,尽在闲茶逸书夏雨亭怡情处。天上人间合成爱,欲尽此情亭中来,红尘回首,情长意更长,唯求无悔人生。子夜,一壶静心,谁以文字为牢狱,囚禁一颗驿动凡心?
  用文字编织一个静美的世界,蓦然回首,水做成的梦,滴滴入怀音,直到难眠时,才发现是相思,这是心情。直到分手时,才知道是眷恋,这是目光。直到离别时,才明白是心痛;这是感觉。直到梦醒时,才清楚是永恒。这是缘份。夜深,月忽隐忽现。恍惚间眼角湿润,是承载不了太多的思念吗?说不清楚,只觉得疼,好疼。
  疲惫的脚步在梦的边缘徘徊,忽然感觉有些东西正从指间消消的流失。细小的记忆,勾起我的思念,不经意间泪水已将疲惫的心轻轻溢满。多少次梦回,多少次伤痛,多少次无奈地演绎着心碎的别离。翻读着你曾留给我的故事,一页页牵肠的相思,一行行苦涩的离愁,一声声深情的呼唤,在我心头,辗转。在我眉间,流连。在我耳边,呢喃。凝首你的背影,慢慢步出我的视线,伤感悄然划落思念的心头,始终没有勇气将它拨通,一个人不孤独,想一个人才孤独。
  我不希望你的天空,会有愁绪轻轻的掠过,只想你永远开心,让那张古典的脸永远挂着温柔而羞涩的笑。一种淡淡的,哀伤的,寂寞的,无耐的,对于明天谁也没有把握,对于爱情我们只字不提。缠绵心情,如火柴点亮的天堂,浪漫而酸涩。今生的水永远不可能冲煮来世的茶,凡尘中偶然相逢,偏偏擦肩而过,留下的是什么?是遗憾?还是美好?举杯邀月梦何寻,提笔凝思醉墨中。若问雨亭愁几许,无言寂寞与梦同。
  有一种思念叫做沉醉,每一个静谧的夜,你都成为我不语不眠的心事,让我不得不在这样的夜里,悄然的想起你,想起早已变为曾经的过往,思绪纠缠,无端惹起莫名心思。于是,任由情绪在键盘上敲击感情的落英紛飞,墨笺模块上便会有了情真意切的文字在流淌,一捎心事也悄然在缱绻笔尖下缠绵。任凭婉约的愁绪浸染着往事的记忆,抒写着流年的残章碎片。斟满一杯古典月色,与相思共饮,在寻觅中期盼,情似飞花轻若梦,心被触动,就在那一刻,不知是泪迷糊了双眼,还是双眼迷离了泪的晶莹。
  虽说道是无情却有情,可也只能在红尘彼岸深处,静静地等候着你的那抹温情。春情已逝,秋梦渐残,冬临伤城,寂寞的油纸伞下,是否还遮掩着江南丁香的哀怨?伫立在暮色苍茫夕阳下,望着长河落日,是谁还在低吟着楼兰古道孤烟。流年不曾凝住萨克斯里流淌的忧伤,风尘如梦,散不尽的是一生的惆怅。千年的等待是否轮回了前世所有的传说,今夜的雨又应约而来,你是否也会在今夜,轻踩相思的碎步,在寒冬萧落的季节向我款款走来,惊醒了挂在落叶尽头沉睡了千年的对白?
  独走红尘一身冷暖,看岁月一点一点的风干,在这凄风冷雨飞度的流年,是经久不散的叹息。还是指尖书写的无言?如果可以,请让我在迷离的尘世中,喝一杯水酒浇愁!品出这岁月中万年的孤独,千世的寂寞!
  寒风不解人意,落花轻剪泪痕。今夜疯长的思念如同草长莺飞的三月,散落了情丝三千。用相思为我剪出了一纸文章雕刻在廊桅上.是谁,可以让我拥入怀抱!用不离不弃阐述天长地久的神话!
  我的丫头,那个在尘世中流转千年的丫头,可否为我用微笑种下一句远离伤害的承诺,只求在相对的眼神中,一抹喜悦的泪水盈眶而出,那一刻,你懂,我也懂,一生就是这一世所有的日子!那就是我曾经爱过你,爱的那么深,那么疼。
  刻录一段焚琴的曲香,呤唱一段刻骨的过往,看今宵寂寞独行,清风寒露又湿痱窗,踏曾经为岸梦失天涯,歌一曲酒醉江南尽桃花.涉过尘世的飘泊.谁与我牵手柳梢下?
  月横南铺,人依西楼,是谁的影子让我在午夜梦回,丰腴我尘世中那份最美的孤独?烛影摇曳夜的寒流,枕边谁又把思念燃在离愁?不断迁延不断滋长,我的丫头,那个姗姗来迟的丫头,在午夜的梦回时分,你是否也落下百回千转的忧伤?
  红尘无语,只有含泪的衷肠,印出点点滴滴岁月冷清的泪,掩盖思念带来你明明灭灭的伤,让心痛从此荡漾成浮萍,在无数的夜里,飘向远方。
  捧一把细雪在手,映照人比黄花瘦的音颜。采集一束午夜含泪的玫瑰,与你共剪西窗的烛光!欲展未世的红颜,是你欲拒还迎的笑脸。谁的梦在今夜灿烂成雪的哀伤?大雁双飞来又去,窗台几度寒光暮。是谁在轻扣回忆的门扉?让寂寞在沧桑的风里潮涨潮落,是谁曾经嫣然一笑?从此种下深情地凝眸?站立于风中,默然相向。
  浮生若梦,红尘中有永远难解的爱恨,轻轻敲打着似水的情怀,体会情火焚心的痛。霜前月下谁家种?槛外篱边何处秋?半壶秋水,谁凭吊我此时寂寞的心事。是谁泼洒起这三千尺的红尘,让儿女情长永远都成不变的痛?又是谁低吟这一首千年的歌谣,让寂寞在沧桑的风里潮涨潮落?
  亲爱的丫头!哪一天?我才能亲手为拭去你腮边的泪痕,让你的笑容有映日荷花般的美丽,让你的美丽成为我永生永世的惦念。我那天涯咫尺那温馨的梦呀!我那咫尺天涯那遥远的情!都不及你未来的幸福,只要舍得就可以。
  我的丫头,请为我立一个思念的灯塔,让今夜无尽的思念,可以找到牵引的港湾。风,吹弯了思念,你的容颜又填满我思维的空间。站在雪落绝美的孤寂里呼吸着清冷的空气,依然忘不了昨日的江南,忘不了荏苒无声的岁月里流动的幸福脉络,忘不了旖旎的时光里牵手的画面,你依然浅笑嫣然。
  梦过彼岸,掠过空谷的寂涯,轻拾起岁月依稀摇落的思念。亲爱的丫头,你那边是否也飘落着相同的素雪!是否也咆哮着相同的冷风!那牵手走过的幽径是否也蔓延了你寂寞的惆怅!是否读懂我纵横阡陌的落寞?是否感觉到我恬淡的眼眸里流露着坠落的深渊。
  一切都已经是昨天,回不去的从前,只有拿忘来换,看泪在你眼中流淌,终于明白给你幸福,就是走出你的目光,相忘于人海,此去纪年。我们之间有着无法逾越的距离,明日有太多的山重水远,如今,我们的爱没有变,只是季节中有繁华盛开的烂漫,穿越了萧萧瑟瑟的素白,荡进了盎然生机的春天,我曾站在姹紫嫣红的花丛中细数着你许下的诺言,那一朵朵带着朝露的蓓蕾触动了我的心尖,藏匿在我心底最柔弱的角落,那就是思念!今夜!我用最灵动的文字伴着思慕写轻愁,用溢满的相思纠缠着消逝的流年,和你说再见。
  别了,亲爱的丫头!让这样疼痛文字,最后一次轻握你手,那曾经蓝色的爱恋,点缀着生命的过往,江南的疏影暗香,存为生命中最美的珍藏,如果还有缠绵的往事漫上你的窗棂,让曾经闪着光圈的诗行照亮你一路前行。远眺过空中那道跨过冰雨的彩虹。看四季漫过旖旎的风景视过缤纷的落英,欢喜,悲伤,不再痛的泪滴,最终落在安静的池城,遥望天际,爱我!请把我埋进时光里。
  如果想爱,不管是不是有悲剧的阴影笼罩,都必须付出勇气。
  一生中能拥有一句深情的情话
  一生中能拥有一首用心写成的情诗
  一生中能有一个深爱自己的人,此生无憾。除此之外,我还追求什么?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衰老……我没有感觉到你的气息。漫长的压抑,是生命的现实。我愿意为你耗尽一切深情,泪水和热爱。曾经的爱情,如今只能无言。曾经刻骨铭心的纠缠,在生命深处已经沉静。我很孤独。我想你时,很孤独。我不知道你要什么?
  繁华落尽。春梦无痕。虽然不停地想你,内心却始终觉得空洞。你融化在我眼里的时候,我根本就无力抵抗。我已经累了,我已经等你太久。我的心漂泊了太久,我的思念已经漂泊的太久。我的爱情已经漂泊的太久。我愿意为你停留,我什么也不说,所有的情缘都在岁月深处被悄然沉淀。难道我要过早地凋谢?
  我的爱情已经面目全非。你在远方。
  一个沉默的人,该如何爱你?该怎样为你燃烧?
  一个被你点燃的人,该怎样为你坚守灵魂的阵地?
  风吹动着白杨树的叶子,发出了一种孤独的声音。我认真地爱着你。是不是真正深刻的感情,注定都要彼此折磨?爱情是璀璨的烟花,虽然美丽,却很短暂。时间和青春一旦流逝,都无可挽回。我始终不愿意放弃对你的渴望,对你爱情的渴望。我无法放弃对你的思念。越是得不到,越是无力放手。而你内心深处的美丽,是不是需要我前去读懂?
  我像一朵花,在路边平凡地开着,却没能遇见你么?我拿什么把你喊来?爱就爱了。那些孤独的思念,像白杨树的叶子一样繁茂。我听到你心跳的声音。我听到自己为你打开的声音。
  亲爱的,你能在我的心事中睁开你羞涩的眸子,看我如火的眼睛,想将你彻底地融化么?我的等候,无处寻觅你流浪的足迹。我为你最初开放的芬芳,用我深情的月光为你书写那最为鲜艳的明亮。等待的尽头,依然是无穷无尽的孤独,为你守住纯净的疼痛。
  亲爱的,我的双手抓不住你飘浮的身影么?你留给我的温柔,缠住了我的心灵。迷离的踪迹:怀春少女的温暖的情怀,湿润了我。爱似潮水,淹没的等待,无法结尾么?我的内心关了又开,开了又关,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来。你如花的容颜,让我迷失了自己。打开我的内心,你就是一个美丽的精灵,让我痴醉。
  你还会让我用什么样的词语用来抒情?
  你还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迎接我的凝视?
  你还会用什么样的词语开出爱的花朵?
  你还会出现什么样的风吹拂这些白杨树的叶子?
  距离,并不是爱情的阻碍,真正的阻碍在心里。
  世间上,没有比心更远的距离了。心如果不在了,那就是一种用尽一生的时间也无法抵达的遥远。即使内心,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天涯海角,其实在我们的心里。
  今夜,是谁吹乱了我的相思?
  世界依旧白茫茫一片,却独我忘记了寒冷。就像某人的心痛,被收藏在诗卷里,独我去翻阅注解。
  或许这个季节是适合冷漠的,让人把心里的感情变得潮湿,结冰。让落寞的人把早已经干涸的眼眶打湿,似杜鹃般的忧伤。
  想燃起一支红烛,捧在指端。用相思挑着烛心,把他拨亮些。却不小心将蜡泪,滴在手心,多了几分疼痛,多了几分苦涩。
  这样的情景好似把没有挑掉心的槟榔丢在嘴里,舌尖触摸的苦涩把无端的这一滴泪珠取下。才发现它却留着手心的纹路,带走了手心的呼吸。今夜,是谁携带着寂寞,让我原来轻盈的舞步反射出无可遁形的伤痛,浓结与心?
  今夜,是谁把我们原本轻轻柔柔的爱情拉下了帷幕,空余残红?独留忧伤。多少的日日夜夜,看着身边的人一对对,看着他人的绚丽,我却独守着清冷的天地,任凭云深泪如雨,只是傻傻的无语轻笑,淡然于释怀。
  多少个朝朝暮暮,在回忆里刻上你的芳名。任凭千呼万唤,却只能无语空流泪,惆怅于日夜。红烛泪残,消逝今夜。梦里檀香,惊觉何人?却是思念,化作数点风雨声。此刻孤单如飘零的树叶,寂寞的感叹,总是很轻很轻。我躲在流年身后,却不知该数谁的忧伤?
  写着这样的文字,无端的伤怀。耳边是熟悉的旋律《谁是谁的谁》。都道痴情苦,我知道,有些人一旦离开就是一辈子。再想在怀念也是徒劳。或许真的该淡忘吧,无数的日子泪眼看你,心思又有谁了解。我不知道放开你是不是我真的不在乎你了,还是我不想阻挡你的幸福。你离开后,很多个夜晚我就这样,写着这样的文字。文字是一剂良药,我只能在文字里告诉自己你还没有离开。爱上你是我戒不掉的东西。
  我在一次次伤心落泪后告诉自己,放手吧,又在一次次失望痛苦后告诉自己,舍弃吧;可是,我还是会不由的想你。思念,像丢不掉的影子,无论自己如何甩弃,它都已经深入骨髓,与我融为一体。月色如银,姻缘湖里还有我们曾经抛下的同心锁。你万种风情许我一世浪漫情缘,甜蜜热吻的一刹那,天荒地老。揉碎伤感,忘川河里痴痴盼望,奈何桥边的彼岸花开的煞是凶猛。当疼痛袭遍我的全身,我用尽尘世的最后一口怨气吹向天边。是谁许我一生,是谁眷恋一生,又是谁在我耳边诉说爱的真谛。
  当一切成为镜中花、水中月,泪已千行。当昔日繁花盛开,此生情缘怎敢相忘,围绕在你身边,只为触碰幸福的光圈。前缘已尽,如今叶落人离,忧伤残曲缠绕心头,是你的放逐透殇了我的心扉。于静谧之中思念你。与你相遇春暖花开,爱的情愫悄然涌上心头,此生不言别离。只因你的温柔靓丽震撼了我的心田……我青春的泪流,孟婆被我的痴情感化。
  我对你的爱照亮了远方的等待,是长久的思念淡化了感伤,只是你的放逐把晴天变成了雨天。夜已经越来越深,只是我抚琴的双手还在颤抖,当你已经从我的戏中散去,只是那段情缘还缠绕在我的心头,当尘缘了断,就放大了别离的伤痛。你可知漫长时光里我在悄然等待!初冬夜里的微风,还是吹痛了我冰冷的心。弹指间你已离别千年,如此的情缘在我的心里柔转百场。不曾回眸中,浅然一笑,红尘路上我为你爱的痴狂!
  当寂寞染上了伤感的底色,夜色只能忍受着沉默!花飞花,人非人,到底是你错过了明月,还是我惹恼了秋风,你可曾记得是谁的离去让我满眼泪花,千年之间我在忘川河里,目睹你奈何桥上匆匆走过的脚步,只是这一撇。相思之弦就撞击心间。点亮经纶,许尽一生誓言,几经轮回的周折,是否感叹故事里里外外的悲欢离合。城外早已兵荒马乱,而此时的你又在谁的怀抱?你可曾注意是谁在残月暮色中,独舞晚风;痴恋经世陌上红尘,把那些凋零花瓣揉碎在风中飘远。而我指尖的感动亦是不可磨灭的情殇。
  是谁渲染墨笔。执红颜如梦之笔诉说一世风华。——让浮生若梦般虚无,只是烟花绽放的刹那,只想伏在你耳边梦呓易坠,紧握你的双手滑向舞池。谁曾言梦,浮生未醉,挥斩一世情殇,拥抱只为温度能温暖彼此的心灵,驻足三生弱水畔,凝眸遥望,你美丽的容貌就在脑海浮现,只是这刺骨的忘川河里可曾有摆渡人,不免痴人梦语,何年才能参透这尘世情缘,与你再续前缘!
  你可曾听到我在菩提树下的低语,明亮的眼眸有泪水滑向脸颊,在等待中细数着轮回一季又一季的满帘落花。我柔柔的呢喃,瑟瑟的叹息,潺潺的相思。你可曾用心感觉的到,执手为你,怎敢奚落这尘世的不公情缘。难道你没有听我在三千红尘中为你轻轻弹奏的断肠弦音。在烟雨红尘中,蘸着墨香袅袅的书写你我曾经的执着。在冗长的梦境中,你是否会涟漪了我前世的眷恋。
  我和你的过去被夜色淹没,那些记忆的断想在思念的天空中飞舞。是谁说不会忘记那古老的誓言,你可曾知道,为了你我千年的修行毁于一旦,为了你我放弃荣登仙界的机会,只是红尘中你为何还要放逐,只是为何还要往我千疮百孔的内心注入思念的毒药?
  我曾说在红尘喧嚣里,我会为你独守此情不渝的情丝,为你撰写沧海桑田不变的情怀,让天边皎洁的月光记下我对你的誓言,让明亮映衬我那最纯洁的心房。可是你为何将这月光也变的如此的柔肠,用冷漠刺痛我爱你的心,用放逐来证明你不爱的事实。
  你可知道忘川河里每一次的翻滚都是我炽烈的情感。每次想你,万千中思念贯入脑海,看着你的步履匆匆,我才知道我用思念剪断了这个时光,陷入了一种屹立的悲凉,从此以后,你我将不会再言相见。是我把记忆的时间穿乱,留下孤独的我暗自垂泪。你我曾经的诺言随风飘散,内心的伤痛左右了我的方向。
  我已经不知道起点,终点,只是在每个思念的站点,总是对往事回首,思念那些曾经的美好,思念你温柔的吻,思念红尘中的滚滚泪痕。让我悸动的心凄然一笑,让自己守望在奈何桥边。把想你当成一种伤,驻足你的来去匆匆。只是没有想到我泪水已用尽千行,却也不能和你相守一生。
  
  篇六:葬情
  我站在一个角落上,学会了眺望,望穿那一影斑斓的月色,希望再一次将爱的光韵铺撒,去潋滟你羞色的娇娆。而你似那缠绵的影子,若隐若现,若聚若离,让我的心渗透了晨露,滑落在荷尖上,在月光下倒映的仍是你的全部,而你人早已远去,没了踪影。
  我的泪,不为所控,滴落在心弦上,将心愁演奏,而你永不会懂,那旋律背后的心碎如落英缤纷般的坠地。苍穷呀,你给了我空间,却让我守候着空寂。我多希望这漂渺的虚情,只是弹指间,而它却成了永恒——永恒的心痛;
  承诺成了氤氲的苍白,你不再相信,心底那条亘古未变的河流,能给你带来希望,永叹着物是人非的感伤。是你舍得放弃,还是我过于依恋?当柔波里的水草,成了牵绊你的绳,那温柔便是刀尖的寒光。
  我站在一个角落上,我在遥望,那永隔天河的牛郎织女星,把一抹淡淡的思念留在对岸。距离,是一条无法丈量和跨越的长河,我们无法踏着七色的彩云来相聚。
  平息吧,在悲喜爱恨中相处,在心力枯竭中消失。将相携的岁月埋葬,轻酌一杯清酒,麻醉那记忆的弦,遗忘点滴的伤痛,我,全新的活在现实,就算不经意间有回忆,也会,轻笑这不属于自己的开始与结局。

上一篇:类似爱情

下一篇:爱情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