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我拿什么来爱你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9日 08:06:53



  篇一:妈妈,我拿什么来爱你
  “妈妈我想对你说话到嘴边又咽下。妈妈我想对你笑眼里却点点泪花……”不顾别人的闲言碎语,热嘲冷讽,你依然义无反顾地坚持着。在你的期待中我和姐姐都顺利读完大学,二十年的含辛茹苦,只换回一个毕业证书。那天你拿着我的证书左看右看脸上挂着满意的笑,仿佛自己也将要在困苦中解脱。我站在简陋的屋子里,面对你极其满足的表情我流泪了……
  这二十几年,辛辛苦苦把我们姐弟三个拉扯大,还要不顾别人的劝说供我们上学,对于一个普通的近乎贫穷的家庭来说,三个孩子那是沉重的负担,但你硬是咬着牙挺了过来,在我们面前始终没有喊过累,叫过苦,永远保持你乐观的笑……在你爱的天空下,我们幸福快乐的成长,因为你扛起了所有的坎坷辛苦。您为我们付出的血汗和艰辛是我今生无可挽回的遗憾和愧疚。我真想为你做点什么,可我还是辜负了您浓重的爱恋和殷切的期盼。我虽然有了自己的工作,可这微薄的收入却只能维持我自己的生活所需。您为我遮风挡雨二十年,用你那坚强的臂膀为我们撑着一片晴朗的天空。现在,该我回报的时候,可我却一无所有,除了愧疚和自责,面对你仍不减退的关怀,对我是一种压力,也是一种折磨。
  十一回家看到你手上的几块疤痕,我的心好痛,那硬茧是生活的劳累给你留下的烙印,印在你手上,也深深地刻在了女儿的心上。紧握你的双手我无言以对,而你却笑着说:庄稼人都这样。妈妈,你越是这样,我的心里就越觉得难受,我多想让你说几句责备的话,或是怪罪我的不争气,来减轻我的罪恶感。
  在学校里,我总是一天天为编制自己的故事而忙碌着,却忽视了盼我学业有成的双亲。当我忘形地为自己亮丽的青春喝彩时,无情的岁月已悄悄染白了父母的双鬓。你们眼里的每一丝疲惫都是我无情的点缀。我不近挥霍着美好的光阴,更在耗费着爸妈辛勤的汗水。我满足了自己,却击碎了您对女儿的期望“妈妈,真的对不起!”
  我曾说过:假如有一天女儿能独立撑起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那时,我一定让你骄傲,让你幸福。我从没忘记,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也是我一生不会变的目标。但现在,我什么也没有,我无力回报这份厚重的爱……妈妈,如果女儿这辈子都无缘获得那份辉煌,也恳请妈妈不要责怪,只求您相信女儿对您的爱同样深情,实在是力不从心。我知道今天这些支离破碎的语言远不及您不求回报的付出,但此时,我能做的只有对你说:“谢谢您我亲爱的好妈妈!”
  还有个秘密妈妈,这多年来,我一直有轻生的念头。虽然我的年龄逐渐走向成熟,可女儿的心却始终不堪承受生活的压力和重担。在这喧闹的大千世界,我试图寻找一片清幽之地,我想要安静地离去。可面对你的坚强的笑脸我不能就这样自私,是您的身影总是出现在我最脆弱的时候,是你们爱的那般深沉,爱的那般执着,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属于我自己的那半生命已死,余留的这一半是属于所有爱我的人,我无权结束……
  为了让我们读完大学,一向争强好胜不服输的你就那么一次一次地向别人低头,只为凑够我们的学费。你和父亲什么都不舍的吃,穿的更是凑合。但你们从未抱怨,从未退缩!我一直深藏着这些想要说的话,是因为我觉得比起你们的爱,这些显得是那么的无力。不管世事如何让变迁,妈妈的爱始终如一,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妈妈的爱是绝对圣洁的爱!
  一次为了省下打长途的花费,您硬是夜里拿着电话跑了老远,找那些读书的学生代发。只为了给我说生活费已打卡上……你永远只想着付出!大概是觉得找别人发短信不方便,你和父亲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发短信,妈妈,您知道吗,当您的第一条短信发来,我有多高兴和感动,所有的同学都夸你了不起。当时我含着泪笑了,我知道您一定研究了好长一段日子,因为此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总是有你们的空白短信甚至是半句话的短信发来……妈妈,您真的是女儿这辈子最大的骄傲!
  妈妈的性格很开朗,虽然脾气不好但很爱说笑,在这么艰难的生活压力下您还那么乐观,我真的很佩服妈妈的坚强,我不求父母给我奢华的物质享受,也不向往爸妈给我多富有的金钱享受,我只要爸妈能天天笑给女儿听,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因为妈妈的笑就是女儿今生听不卷的最动听的歌!
  想要把自己对母亲的感情表达的淋漓尽致,可笨拙的笔触始终表达不尽对父母的感激之情。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毕业了,你们也就解放了,我们的生活现状就回改变了。可现实让我愧对父母,无言面对所有人期待的眼神。我很着急,我想给爸妈丰厚的回报,可我拿什么回馈这份无怨无悔的付出?!
  一个人的大街漫无目的地走着,那一个个缀有名字的债务表,还有左邻右舍紧迫的催促,让我身心疲惫。我不得不向上天许着世间最低俗的祈求,我真的好想有钱!凄冷的夜风吹不醒我迷乱的头绪,我想让妈妈也感受到女儿的爱,可妈妈,我拿什么去爱你?…………
  
  篇二:母亲,我拿什么来爱你
  母亲,十月怀胎,历经艰辛才生下了我。那时,母亲已经三十了,从小就营养不良,有严重的贫血症。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连鸡蛋也吃不起,更别提肉了。从小生活在农村的母亲,是六兄弟姐妹中最勤快的一个,每天除了放牛、背着弟妹上学、插秧、喂猪、砍柴,还要承担生产队长带领大家看书读报的任务。繁重的体力劳动,食物的缺乏,使如花似玉的她脸上总透着苍白的神色。凭着有限的粮票,母亲买了自己从不多吃的大米,馒头也是自己买了面粉,用水搅匀,搓成长条状,放在炭炉上蒸上二十分钟。见了大米和馒头,母亲就恶心想吐,可是为了肚子里的我,母亲不得不硬着头皮将它们通通干光,吐出来,不久又拿刚蒸好的咽下去,如此循环,到了第三个月的时候,呕吐的症状才有所减轻。为了我,母亲不惜花重金买鸡蛋、牛肉,只放了盐,煮熟了,一天吃一个鸡蛋,一天吃一顿肉,九个多月后,在附近的医院里,母亲所有的营养都化作一个皮肤黝黑、体重正常、体格健康的我!(中国散文网 )
  自从生下了我,母亲就得了乳腺炎,每天都躺在床上痛苦的呻吟。母亲是在初冬生下我的,眼见春节即将临近,家家户户灯火通明、炮声轰隆、一家老小团团围坐,好不热闹。而母亲却躺在冰冷的手术室里,独自面对引流手术的危险。母亲闭着眼睛,紧紧的闭着,脑海里只想着我,一定要平安度过,不能让女儿失去她宽广的双肩。虽然做了局部麻醉,可是母亲还是感到剧烈的疼痛。那医生极不负责任,将管子给插错了,使母亲的乳房更加肿胀。手术失败,主治医生说可能要切掉整个乳房。母亲听后,心里悲痛万分,眼泪立即从眼角浸出,湿透了枕头。眼泪里,更多的是内疚,不能给我一个健康的母乳。父亲听说柚子壳能治好这病,便骑着自行车满城市跑,心里也是千般焦,万般虑,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父亲在郊外野地里找到了柚子壳。父亲回到家中,将壳洗净,放入水中熬上半小时,母亲那可怜的乳房就在父亲浓浓的爱中去了炎,消了肿,一场疾病的风波就此平息。
  眼看春节接近尾声,可母亲的身体却极度虚弱,经过生产和手术两种折磨,再加上重度的营养失衡,母亲动也不能动,原本浓密光亮的乌发变得枯黄干涩,枕头底下,地上,掉下的全都是她的头发,姨妈捡起来,细细观看,只见那头发轻飘飘,脆弱如游丝,比起体弱多病的黛玉,还要软弱几分!那时,母亲的脸完全变了个样,原本乌黑、水般灵魂深情的大眼睛已经黯淡无神,仅存的从眼里传递出少女时代的青春与风采已深深的流露出无奈的沧桑与悲哀。眼,几乎睁不开,在清醒时的点点余光中,仿佛已是等待了千年的岁月,幻想,期待,苦盼,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折磨着母亲,当姨妈将鸡汤用汤勺一点点送入母亲嘴边的时候,这鸡汤固然是甜的,香的,可是母亲心里,尝到的是对我深深思念的痛与担忧:父亲有没有按时给我喂奶粉?我长得怎样了?体重有没有增加?父亲会不会给我及时换尿布和洗澡啊?点点滴滴的浓情厚意,写在母亲眼里,挂在母亲蜡黄的脸上。
  三个月的休养,母亲基本上能自理了,也回到了我身边。日子虽然穷苦,可是一家人却过得安乐祥和。小时候,我是个脸似杏仁的小美女,身材苗条,手长,腿长,是个运动员的料子。可母亲总是担心我不够营养,拼命的做着各种美食:面条、肉包、饺子、粽子、豆浆、油条、牛杂,每天都喂我三大碗饭,结果到了初中长身体的时候,一年就重了二十斤,我还得意呢,看啊,我重了那么多,体育还那么好,身体也没有超重,值得庆幸!可是在我感到幸福的饱足感时,却忽略了母亲的身体。
  母亲一直都有痛经的毛病,每次发作,都痛得在床上打滚,发一次烧,出一身的冷汗,面目表情极度痛苦,眉头紧皱,双眼紧闭,面色发青,嘴唇变白,手捂着肚子,痛苦的喊叫。父亲带着母亲去检查,才发现,这十几年的疼痛,是子宫内膜移位导致的。医生说,母亲要做子宫摘除手术。而那时,我只顾着读书,听说母亲要做手术,心里却还惦记着偷看电视,连一次去医院探望母亲的念想都没有。生我的时候,母亲是剖腹产,那条深深长长又红又突起的疤痕,在这次手术中又一次要被揭开,又快又迅猛的揭开,一个我曾经孕育了我十个月,给足我营养十个月,传递母亲心跳十个月的子宫,就这样被当作废料永远消失在母亲体外,永远都不可能回来!一个女人的标致,就这样被手术刀无情的切断了。
  细数流年,当我长大成人,到了该尽孝的时候,却得了一场大病,医生说可能要终身吃药,不能感冒发烧,不能吃海鲜、牛肉。而母亲,在我生病的十几年中,辛辛苦苦、无怨无悔的照顾我,关爱我,终于使我感到母爱是有多么的伟大。
  住院的时候,我总是打电话催促着母亲快点到来;多少次,在雨中,在昏黄的灯光下,看着母亲狼狈的身影,心里有种莫名的痛;母亲带来了我最喜欢喝的鱼汤和苦瓜肉饼饭;母亲提着重重的一桶水,为我疼痛的腿做按摩;母亲为我架起蚊帐,我睡中间,她睡床边,蚊子在她手上叮了千百个红红的斑点;每天六点半按时叫醒我,到饭堂买早餐给我吃,还带我到空地上跑步做操……每次面对我,她都笑着,甜甜的笑着,像对待小时候的我一样,而我却不知,每当母亲中午下班回到家,准备好我晚餐的时候,就一个人,拿着馒头,躺在地上,边吃,边痛哭流涕,咸咸的眼泪和着甜甜的馒头,不知是怎样一种难过的味道……。
  十几年来,母亲一直一直都没有放弃希望,每天,都训练我的处理能力,有空,带着我在校园的草地上相互追逐,她背着我,我背她,笑声,徜徉在满天星斗的夜空;有空,她会和我一起去观赏盛夏的莲花,阳光照着我们的背影,回头凝望,两个影子紧紧相依;有空,她会带着我上街买衣服和鞋子,她希望我减肥,有一天,可以不用再穿她用缝纫机缝制出来的过于朴素的衣服……。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母亲的希望似乎越来越越渺茫,母亲已经老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许多慢性病不断侵蚀着她本来就不健康的身躯,而我,对于自己的病却带着无所谓的悲观态度,能过一天是一天……
  每次与母亲的争吵,都使彼此筋疲力尽、身心疲惫,母亲终于忍不住,痛哭起来,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从母亲怀胎十月的艰辛、剖腹产后的痕迹、乳线炎的卧床不起、子宫的切除,再到十几年对我无限关爱的付出,一幕幕在我脑海里电影似的浮现,我怎能,怎能这样对我的母亲,她的病,有哪一样不是因为从生我的时候而留下的后遗症?为了能使我健康的出生,快乐的成长,勇敢的战胜病魔,母亲不是用她的一生来为我做榜样吗?
  母亲,你对我深深的爱,浓浓的情,此刻我才真正的体会到!
  母亲,我要拿什么来爱你,才能报答你对我无私的爱呢?我知道了,那就是像您一样,怀着对亲人的爱,坚强勇敢的活下去!
  
  篇三:我拿什么来爱你
  你,上任之初,就一种亲民的形象,面对媒体,面对公众。你信誓旦旦,要把自己打造成史上最亲民的公仆,要以百姓都事为己任,哪怕前面是高山,也要勇往直前。
  弹指间,十年即将过去。用不了多久,你就要以一种卓然的方式卸任了,指点江山,十年筑就,与你当年的激扬承诺,已判若两人。你推崇的政绩形象,彪悍的屹立在每个仕途者的路上,因砖得玉,但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粉底掩盖下的丑陋与污垢。你崇尚GDP,或许你认为那是一个大国的标志,在连年不断的强掠和增速里,膨胀的GDP吸食了国人多少血汗,多少幸福,多少快乐。国富了,你却没有反哺给失去民生保障的百姓。
  你把房地产业作为国家支柱产业,大力发展,国富了,奸商富了,银行赚了,在三种利益的绞杀下,你这个时代,产生了具有时代意义的“房奴”。他们没了幸福,没了快乐,没了理想,一生只为房子而奋斗。北京上海的房价已超过东京和纽约了,而我们的收入是美国的七分之一,是日本的十分之一。这就是特色吗?因为在中国,许多讲不通的东西、行不通的东西,一旦冠以特色,什么都释然了,就合法了。国外的房子是来住人的,中国的房子是用来炒的。面对有房住不起,你这个时代又催生了具有时代特色的词语:蜗居。
  十年了,药价虚高,节节仍高。医院用伪善的专业技术,虚伪的责任,让成千上万的家庭倾家荡产的现象,你依然没有解决,其势已成燎原之火。一些家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背上本应国家承担的重负,贫寒交加。许多生病的家庭,医治无钱,在病痛中煎熬,甚至有些人不堪病痛的折磨,不忍拖累家人,而选择自杀。你别忘了,三五万元就可以医好他们的病,保持一个完整的家庭。国家最富的时候,他们却很穷,穷的悲壮,活得卑贱。
  主政十年,大学之道已被功利主义所取代,大学教育的产业化,教育的浮夸,让许多贫寒学子欲哭无泪。教育成本的畸高,让寒门学子不堪重负。社会身份的固化,和上升通道的日趋狭窄,导致下层百姓改变命运的成本急剧上升。知识不再改变命运,改变命运的是权力与金钱。教育的公平,教育的正义已坍塌。
  你说过,公平正义比阳光更重要。十年来,面对一场场血拆,你,无动于衷,因为惊世的血拆,仍在继续。面对那些利益被侵害者,在地方,有冤得不到伸张的人,来到京城,本来想寻找一片青天,谁成想,京城私设的黑监狱,又成了他们的噩梦。面对我们所谓文明社会里,那些在权力下被精神病的,被水噎死的,被洗澡死的……等等那些“被”死的人,一桩桩,你不觉得蹊跷吗?面对那些官二代、富二代因飙车让善良百姓一次次惨死在车轮下的时候,因权力和金钱的重压,受害者不敢再言,且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你倡导的和谐社会,怎么就成了官二代、富二代以侍富宠的天下?面对教育的产业化,大学扩招的骗局,供养莘莘学子,尽全家之力,倾全家之囊,学完了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面对这个时代催生的蚁族,你,睡的安稳吗?
  面对那些远逝的灵魂,面对那些在发展的硬道理下枉死的无辜群众,面对那些在屈辱中艰难活着的庶民,我拿什么来爱你?和爱你拥有的这片土地?
  仰望星空,我看不到你说的那些美丽,而我看到的是你即将走后留给人们的:高房价,高医疗,高教育,和与那些可怜的工资不相匹配的节节攀升的高物价。
  发展啊,有多少罪恶借汝之名!
  
  篇四:我拿什么来爱你?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到了一定年龄之后,便谁也回避不了啦,非但回避不了,还一个个争先恐后、前仆后继、纵强风暴雨、万水千山也无法阻其热情,碍其脚步。
  大约只有出家人是不谈恋爱的,我想并非是对恋爱本身有什么特别的成见,而是害怕影响他们难得的清修,因为恋爱实在太费时间、太耗精神、在伤筋骨了。恋爱是苦、是痛、是挥不去的辗转反侧、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刻骨铭心。
  许多人的第一次恋爱差不多都是在大学时代完成的,大学时代没有太多的功利,我用我的坚强去爱她的美丽,我用我的全部去爱她的所有,没有人会在乎你有没有钱,只要你在晚自习的时候能够为她买上一个并非进口的冰淇淋;没有人会在乎你的社会地位,学生会主席并不比普通学生更容易获得女孩子的芳心;也没有人会过分地关心你10年20年以后的未来,关心你会不会升官发财、关心你能不能荫妻禄子。现在,就是现在吧,现在我们手拉手在树阴下漫步一会儿,现在我抱着一大叠书站在风中等你下课,现在我把饭盒里的蔬菜都给你而你把肥肉都给我,现在我用我全部的积蓄为你买一件廉价的围巾、你用你笨拙的手艺为我织一双怎么也戴也戴不上的手套,现在我鼓起勇气吻了你,现在我理直气壮地拥有了你,现在我们给予了,我们获得了,我们还有什么别的企求呢?
  那个时候,我们不必要拼了命地对着镜子追问自己:“我该拿什么去爱你?”因为我们很清楚地知道,因为“我会用我的爱去爱你。”就这么简单和直接,难道这还不够吗?
  大学时代真好,真的是值得让人用一辈子去怀念,尽管大学时代最终并没有为我们造就出几对恩爱夫妻几个美满的家庭,但每一代大学生们依旧在单纯的爱情里你追我逐,就像黄舒骏歌里唱的那样,“也不用管米缸里面有没有米,不用管海峡两岸统一问题,只管爱你……”而且乐此不疲。
  我的初恋也毫不例外地发生在我的大学时代,只是我们相隔两地,我想已经没有当代的望夫崖精神了,于是,还没有完全靠近的两只鸳鸯转达眼间化做了分飞燕,我来了北京,她留在了本地。
  从大学里出来,发现现实生活和我们想像的没有什么两样,我们再也不可以把单纯当做理由,把浪漫当做借口了,我们责无旁贷地必须去考虑我们的名与利,学会计算一个月的薪水究竟能买几束空运过来的鲜花,能喝几次现磨的哥伦比亚咖啡,能看几场精彩的进口大片,且不必说吃庄严的西餐以及送名牌的手提袋了。没错,我们都渴望恋爱,没错,我们都理所当然地拥有爱每一个人的权利,可是,当你调整好呼吸准备对她表白的时候,你想好了吗?“我该拿什么去爱她?”或说:“我能拿什么去爱她?”请把你能够拿出来的一切写一个清单罢,附在“我爱你”的誓言后面,然后是等待,等待双方做出综合统计和评估后的结果。
  不要太自信也不要太侥幸,要知道,这种统计和评估活动是非常吸引人的,所以参加者必然雀跃,比如一直将她的某个并不出色的优点作为闲聊资本的父母、每天跟她因为早上谁先上厕所晚上谁行洗澡而吵得天翻地覆的姐妹,许久没有来往却刚刚和一个破产房地产商离婚的小学同学,还有好管闲事的姑妈姨夫,闺中密友,还有谁,只要愿意参加,应该都可以占有评审团的一席之地。评审团一向人数不限,多多益善。
  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这种得分是没有办法请公证处公证的,无论怎样的得分,无论你能不能接受,也就是这样了。也许你的确很冤枉,可是你到哪能里去喊冤呢?认命吧,就算你终于得到一个理想的分数,通过了评审团这一关,也还要高兴得太早,这只是个开始,只是初试合格,更严格的考核还在后面,今后的日子里,你每一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反复地询问自己:“我该拿什么去爱你?”多一虚张声势反思,有什么不周到之处,趁青春年少,赶快进取吧。“可是,你知道我有多爱她吗?我所有的都给她了,还能我怎么样?”只要稍有疏忽,稍微对她有一些怠慢,我们便会听到或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她还是跟别人好了。”“你说?那个男人哪能一点比我好?”
  我说?我能说什么,我也有过这样的问题啊,也孜孜不倦锲而不舍地问过许多人,除了一些无关痛痒和心不在焉的安慰之外,根本不可能找到什么标准答案。当有人也这样问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了这个问题谁也无法回答。
  是就此放弃还是紧追不放呢?
  你以为我们谈个恋爱、搞个对象很容易吗?每每我们拿出满腔热忱,准备好好爱一回的时候,才理会到身边的漂亮女生真的好多但可以属于自己的却真的太少。这是一个彻底竞争的时代,什么都在竞争,其中毫不例外地包括了爱情。
  看看我们竞争对手吧,首当其冲的便是那些外国人,他们比当年的八国联军还厉害,八国联军是无恶不作的强盗,如今的鬼佬们却是道貌岸然的偷心圣手,他们一边挣着我们的人民币,一边吸引着漂亮的中国女孩子。据说许多中国女孩子渴望跟着他们能够出国,但她们也不想想,如果外面真的有如想像那么好,这此鬼佬们跑到国来干什么呢?显然他们并不是来观光旅游的。
  除了喜欢鬼佬的,其他的女生应该可以让我们追了吧?不行,还有一帮有钱人呢,就是北京人讲的大款。他们可以用跑车的速度、房子的宽度以及戒指的纯度来拉近年龄上的差距。我们很难证明追逐物质到底有什么不对,我们也很难说服人家坐地下铁比开私家车更体面、住平房比住公寓更舒服。
  至今仍有一个问题缠绕在我心里,想好好地问一下女孩子们:一个人每年给你随便花销的100万,却只能给你20%的爱;另一个人只能给你用以共同生活的10万元,却可以给你100%的爱。让一个政党的女生选择,她会选择谁呢?
  这是一个问题。
  大款之后的机会是我们的了吧,别忘了有相当一些艺术家们挡在我们的前面,那些画家、作家、演员、歌手们,我们能拥有他们那样的魅力吗?他们浑身散发出来的相关艺术芬芳气息是我们打破脑袋也学不来的。
  再然后呢?该轮到我们了吧,可是,当我们四顾周遭,还有生得比我们帅的、长得比我们高的,甚至还有运气比我们好的。就是这样,我们永远都排在爱情队伍的后面,眺望着前面的无限风光,守候着自己的无穷期待。
  这是事实也是现实,尽管多少有些残酷。
  现实归现实,残酷归残酷,可我们毕竟是要恋爱的,我们总不能知难而退吧,“世上无难事,只要有心人。”只要我们拥有一颗值得信赖的关爱之心,总有嫌国外太远的吧、总有嫌大款太忙的吧,总有会因为我们的真挚而感动的吧。
  我们会认真地去爱,很完全地去爱,我们会回答每一个恋爱中的男人都必须回答的问题:
  我该拿什么去爱你。
  我该拿什么去爱你呢?
  我没有房,没有车,没有太多的积蓄;
  我该拿什么去爱你呢?
  我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家庭背景,没有什么可以发掘的社会关系;
  我该拿什么去爱你呢?
  我没有太高工作资历,就算废寝忘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出人头地;
  我该拿什么去爱你呢?
  我知道,我拥有让你衣食无忧的基本收入,我拥有让你幸福一生的能力。
  我拥有让你幸福一生的能力。
  其实,我是想说,我很清楚,我该拿什么来爱你。

散文网首发:

上一篇:步步惊心

下一篇:一封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