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7日 00:15:26



  十二月的冬天,真冷。
  
  这是我来到北京的第五个年头了,也是我毕业的第六年。六年了,我还是忘不掉她,那个慌乱了我的整个青春年少的她。
  
  当时的我们,还是一群青涩懵懂的模样。我和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是我的直系学妹。新生进群的时候,她加了我。然而仅仅是加了我而已,并没有找我说话。但是,空间里我们会偶尔有些互动。她有时会发些自拍,或搞怪或文艺或可爱,她也很爱发些美食的记录,我想,她应该是个小吃货。有时候,她会突然来找我,然而其实并非聊天,只是问些问题而已。但是她幽默并且古灵精怪的姿态让我觉得这个女孩很有趣,自此也经常进她空间闲逛,她的每条动态我都会关注并留言。殊不知,自己的某种情愫不知何时已在心底暗自滋生。
  
  我生活的家庭比较开放,因而家里总会问及女友一事,而我总是一笑置之。认识的好哥们儿在上了大学后也陆陆续续找到了女朋友,每次相聚总会打趣我、笑着我的落单。然而我挺享受单身生活,如此自在轻松,虽然有时看到路上的情侣也会生出落寞之感,但总自嘲作罢。想着自己快大三了,也即将步入社会,还是先打算稳固学业和工作。于是,即便身旁的亲朋好友催促介绍,尽管有些异性真诚告白,但我却做好了无恋爱的计划。
  
  但是,计划总赶不上变化。现在想想也挺可笑,仿佛是一个预兆。
  
  四月一号愚人节那天清晨,她突然发来一句“其实,我注意你很久了”。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心骤然跳动,但是下一秒就恢复了理智。于是笑笑回复道“玩笑吧”。但是她显得无比真诚,让我不得不相信。于是我试探性地答应,结果,此后我们还真的在一起了。
  
  未曾谋面,不曾亲密聊天,她甚至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虽然在愚人节那天在一起,总让人心里怪怪的,但是我们还是在一起了。聊了一段时间后,初次见面的那个夜晚是她放假回校的时候,本来打算去车站接她,但是她却一直回绝,我也就只好作罢。到了指定时间,来到了指定地点。我四处张望着心中的身影,当然内心早已翻江倒海,简直比站在演讲台上还要紧张。
  
  过了约莫五分钟,她来了。我们见面的时候是深秋,她穿着一件藏蓝色的大衣,穿着暗棕色的鞋子,披着齐肩的柔软黑发,脸上是无尽的笑意。我只看了一眼,便慌忙低下头,心里仿佛在经历着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么可爱漂亮的女生,任谁都会心动吧。来之前总担心自己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因而在整个过程中也没多敢对视。也不知是怎么结束这段约会,脑海里只有她那可爱温暖的笑和银铃般的声音。回去之后,我倒觉得自己像个小女生,而她却很大方从容,仿佛早已认识我似得。
  
  此后的不断见面中,让我们开始慢慢熟悉彼此,也渐渐知道了彼此的性格脾气。不过,她还真的是一个小吃货,娇小的身板却拥有惊人的食量。身旁的朋友都说我找到好养的一半。也确实,每次她不开心的时候,我只要去甜品店买个甜甜圈或是其它小甜点,她就会开心得像个孩子。
  
  她很爱笑,跟她在一起,就没有见她嘴角下放的时候。她体贴也温柔,在我生病时,上一秒还在手机里聊天的她下一秒就出现了在我的楼下,我下楼时,才发现这丫头已经给我买好药了,还外带了一袋水果。跟她在一起,真的会不由自主的黏上她,感觉自己越发像个女生。当然,我也很宠她。此前,我一直不懂什么是爱,而现在,我懂了。也尝试到了恋爱的感觉,那种甜甜痒痒的,却怎么也不嫌多的感觉。
  
  最让我感动的是在我生日的那天,那天她本来有自己要忙的事,却推掉一切为我忙了一整天。直到那天晚上,她带我来到一家很别致的餐厅,亭台院落,很雅致且富有情调,进到一间小包厢,打开门的时候,心里的温润惊喜瞬间盈溢。眼前是她精心布置的小阁间,各式各样的气球以及缤纷的彩带,墙上还挂满了我们交往这么久以来的合影以及她偷拍我的照片。桌上摆放着精致的蛋糕和一桌我爱吃的菜,房里暖黄的灯打在她那微笑的脸上,显得愈发暖了。她说这蛋糕是她自己做的,早晨五点钟起床外出六点约好甜品店的师傅一起学着做。而房间和这桌菜都是她精心准备的。那一刻,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情不自禁地拥她入怀,眼角不自觉的湿了。我不知用什么来表达我内心的感动与感激,只是在她耳旁不停地说着谢谢。
  
  那个晚上,很美、很暖。我们,也把彼此的初吻给了对方。(中国散文网  )
  
  此后的日子,仍是在一起上下学、一起外出游玩。只是,头脑中的一个问题一直在萦绕。我很想问问她为什么会选择跟我在一起,她那时甚至没见过我。但是,这个问题却被我一直掩埋于心底,或许有些问题还是不问为好。
  
  日子就这么过了一年又一年,我的家人早已知道了她,只不过她的家人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我存在,因为她的妈妈不希望她在大学期间恋爱。
  
  在我大四毕业的那个暑假,我打算带她来见我的父母。还记得那个我即将离校的夜晚。我俩坐在湖畔的长椅上,空气中飘散着她清香的发丝气味,我们就这么望着远处的点点灯光。今晚的她总有些心不在焉。当我把我的想法告诉她时,她沉默了。慢慢的,她将原本靠在我肩上的头缓缓挪开。直直地靠着椅背,双目迷离。又沉默了会儿,只听到几个飘忽的字眼“我们,分手吧……”怀疑是我的错觉,便疑惑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见她还是一脸平静,但眼神还是那般迷离。
  
  “我说,我们分手吧。”
  
  脑子一片空白。但是,听得却真真切切。她说她想分手,当我反应过来时,心顿时凉了。紧张又害怕的问她为什么,又佯装镇定是不是玩笑。
  
  “我厌倦了,分手吧。”
  
  依旧波澜不惊,她说得是那般轻松自在。但是我,却手足无措。厌倦了?一种别样的情绪在心底发酵,但是,我还是不敢相信。我不依不挠的继续追问,但她却从未直视过我,仿佛我就是那虚无缥缈的空气。
  
  我不敢往后想,想离开她的场景,感觉似山河崩裂,瞬间世景荒芜。不知哪来的勇气,我颤抖的问道:“之前的一切算什么?当初,你为何要跟我在一起?”
  
  只见她扭过头,一脸镇定却暗含愧疚。
  
  “因为,在此之前,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无论我如何努力,结局总不如人意。我感到受伤,感到不可自拔的沦陷,想着急摆脱这一切。直到某天,我阴差阳错地发现,你跟他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而且性格十分相似。所以……而且这么长久以来,我的确感受到了被爱的感觉,也谢谢你的照顾迁就,长久以来,我一直努力想喜欢你,可是,我做不到。你今晚提出的要求,更让我无法面对,我不能再欺骗自己,欺骗我们的感情,我也无法做到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毕竟,那是一辈子的事。我很抱歉,对不起……”
  
  恍恍惚惚,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只听到她不喜欢我,拒绝我。回想过去的三年,我们是那般亲密,但是那些原来都只是假象,我感到了深深的欺骗与可笑。我不是圣人,我无法做到像圣雄甘地一样宽恕别人,被伤后还为他人祈福。
  
  这么长时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好似一场梦。只是,这梦,我难以醒来。没做过多回应,只是无力回道:“你走吧。”我也不想看她离去的背影,只是在那个长凳上呆坐,跟着周遭的夜色,坐了一夜。
  
  过去的一切,如黑白电影在脑海里不停播放,即便如何不去回忆,但做不到。每天早晨像小鹿一样在我身旁叽叽喳喳,每天夜晚跟我柔声道晚安的人,从此以后,如沙一样飘散了。这一切,宛若一场梦。一场,醒不来的梦。梦里的我和她,是那样幸福,仿佛既定终身。
  
  终于知道心碎是怎样的感觉,那种彷徨和绝望。我就像一个抽离灵魂的木偶,没有气力更没有感情。自己的心,就这么被轻而易举的掏空了。
  
  毕业季,便是分手季。
  
  毕业后的我,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实习了一年却也忘不掉内心深处的她。我想,离的越远应该越好。于是,我打算调离工作,想去远方的大城市,那些快节奏的生活,那些忙碌的工作能够压制我内心的伤痛。我不想再悲伤的说不出一句话,幸运的是,我真的在北京安居下来。
  
  每天没日没夜的工作确也让我那颗敏感的心得以麻木冷却。但是,多少个无声的寂静夜晚,那个娇小的身影、那个爱笑的脸庞、那个轻柔的声音、那个吃了多少都喊饿的姑娘,总在脑海浮现。也不知,她如今可好。
  
  下雪了,又是一年的冬季。北方的冬季没有像南方一样寒冷。
  
  曾经厌恶抽烟的我,不知何时也染上了抽烟的习惯,那淡淡的烟草味儿,原来如此令人沉醉。徐徐上升的轻烟,在这车水马龙的城市里,在瑟瑟的飞雪中,转瞬即逝。寂静的夜,倚着窗,窗外的夜色繁华,这偌大的屋子却单调又乏味。
  
  过了像烟蒂一样燃烧着的一年又一年,她一直在我的心里,根是那么的深。
  
  我想,如果,我们不曾相遇,多好。但是,那期间的欢乐,也会转瞬成空。
  
  如果不曾相遇,或许我就这么平淡生活,日子也若白开水,另一半也是经由长辈之手,那份悸动,也会在世俗中掩埋。这么多年,那个令我黯然神伤天崩地裂的夜晚,那个不可替代的她,久未离开。
  
  后来,我渐渐明白,离开,不一定是背叛,人生,若浮萍,聚散不定,而人心,也最脆弱,容易改变,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扼杀所有的前尘过往。我当相信,所有的相爱和相弃都是漫不经心。
  
  人的一生注定要经历一场或几场情劫,所以,感谢在最美的年华里,遇上了让我心动的那个她。如果,我们不曾相遇,就没有这段诗酒年华,承载着最初的美好和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