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那一场美丽的邂逅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7日 00:33:02



  篇一:烟雨潇湘,那一场美丽的邂逅
  烟雨潇湘,留下了我们爱情的脚步。看着远处的群山,听着漓水河流动的哗哗声,我静静地偎依在你宽厚的胸怀里,沉醉在你那执着、深情的目光中,此刻的我感觉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儿。一切都静止在那一刻,一切都停留在那一刻。那是一幅无需用彩笔描绘的、充满温馨、诗情画意的精美图卷:“如诗,如梦”。
  你说过:“风起树折,落叶离殇,我们不能错过。我们的相遇是一种美丽,就是那黑沃的泥土虔诚地和落叶相融,是那般的不经意,却又如此的真切。实在”。轻轻的贴在你柔滑的面颊,我分明的感觉到你的心跳,亲吻你略带馨温的唇面,所有抑郁、沉闷甚至对你的思念都已脱壳而去,游离,飘荡在渺远的星辰宇宙之外。是你主宰了一切,让我的心安然的泊在你停留的港湾。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我知道我的语言过于苍白,心却是因为你的每一句话而疼,你总是可以牵动着我,一次一次,已经习惯,习惯有你,习惯心疼你的一切。那天我们坐在一起吃饭,你的冷漠,你的无所谓,让我觉得一切是那么冰凉,纵然心里针刺的痛,我也要把我最美的笑容留下。我知道,爱情,生活,不是林黛玉,不会因为忧伤而风情万种。坚硬的城市里没有柔软,只有自己更加坚强。
  一个人的世界,很安静,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在遇到你之前我总爱躲在自己的世界,冷了,给自己加件外套;饿了,给自己买个面包;病了,给自己一份坚强;失败了,给自己一个目标;跌倒了,在伤痛中爬起并给自己一个宽容的微笑想想或许可以爱很多个人,但只有一个人会让我笑的最灿烂,哭的最伤心,那个人就是你——波。(中国散文网  )
  很多的时侯不是故事的结局不完美,而是我们对故事的要求太高,遇见你像最深的秋天满地黄叶愁怅了你的眼,黄昏的九月渐行渐远的身影悲漠如斯。你说这像诗、像画、像香山缠绵过后的红叶,斜阳将这朦胧的爱恋洗礼成卑微颓废的旧色,恰似一场唯美的邂逅。我说:遇见你就好于红尘中辗转了千百回,缘份终于让彼此邂逅。温馨的瞬间,纯净的笑脸,真诚的牵挂;心,开始在真爱的海洋里徜徉!
  在一段时间我喜欢一段音乐,听一段音乐我怀念一段时光。坐在一段时光里怀念另一段时光的掌纹。那时听着那歌会是怎样的心情?那时的我们是否相遇?是相遇还是错过?还是,没有结局的邂逅?旋转木马是最残忍的游戏,再美好也经不住遗忘,再悲伤也抵不过时间彼此追逐却有永恒的距离。昨天,微微瞬间,你在一秒点穴。漫长永远,我用一生解穴。记得邂逅的瞬间,我站在你的面前,只是个陌生人。是彩云之南,一个落寞而黯淡的女子,有时候我不喜欢说话却每天说最多的话,我不喜欢笑却总笑个不停,身边的每个人都说我的生活好快乐,于是我也就认为自己真的快乐……可是为什么我会在一大群朋友中突然地就沉默,为什么在人群中看到相似的背影就难过,看见秋天树木疯狂地掉叶子我就忘记了说话,看见天色渐晚路上暖黄色的灯火,就忘记了自己原来的方向。
  涂抹一片彩虹,是否就是一片晴朗天空?删除一段记忆,能否将忘记以往的过去?流光已逝,烟花易冷,不知你是否还记得,烟雨潇湘,那一场美丽的邂逅。
  
  篇二:昙花开过,那一场美丽的邂逅
  六月,北方刚刚步入夏天的门槛,上海已是潮湿的闷热了。影带着一丝兴奋一丝新奇,随着上司一路颠簸到了上海,暮色已经从四面八方罩了过来,这个繁华的大都市拉开了她最瑰丽的夜幕。上海,应不是第一次来,但是影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兴奋,喜悦溢于言表,全然觉察不到湿漉漉的闷热会让北方人感到窒息。
  那年,影20岁。
  当司机好容易从纵横交错的高架桥上旋转下来的时候已是晚上十点多了,司机轻轻的骂了一句:妈的。影把脸贴着车窗,偷笑。这个年近五十有着多年驾龄的老司机刚才在高架桥上一定是高度紧张吧,因为路线不熟,一旦找错了出口就很有可能南辕北辙了。
  闵行区的街道显然清冷了许多,空气也一下子变得清凉了起来。影深吸了一口气,她不会想到,在这个是热的季节里,会深深的蕴藏着一场绚丽温馨的美丽邂逅。现在,应每每想起来还会露出浅浅的笑。
  李文是这次订货会主办方的业务经理,年轻有为。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白净的脸庞,清新的笑容,温和的谈吐,影总是想不起来曾在那里遇到过他。想着想着,影的心里静静的开启了一朵白色的小花,纵然小花的名字影不知道,但不妨碍有淡淡的花香氤氲。李文,26岁,意气风发的年纪,凭着自己的努力刚刚提升为业务经理。他已注意到了这个清瘦的女孩,她是那样的宁静,略带着点点的羞涩,别人都在夸夸其谈的时候,她若有所思的眉宇间透着淡淡的忧郁。静的如一株藏在角落里的幽兰,偷偷地散发着清雅的芳香。客人来自全国各地,吃饭的时候,李文谈笑风生与客人们频频举杯,在一边的影一直默默地注视着他,李文显然感觉到了这股暖暖的目光,他笑着擦过她的眼睛,不留痕迹。这是影上司说话了:“李经理可谓是年轻有为啊,不知道结婚了吗?”李文笑着回答:“我的妻子怀孕六个月了,今年我就要当爸爸了。”影的心里突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失落,连影自己都不知道这股失落来自哪里,为何而来。
  饭后,影回到客房,冲了凉,懒懒地靠在床上看一部动画片,乌黑的秀发自然的散落,影的心事也在一点一点的散落。这时,电话响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你好,我是李文。”影感到了一丝紧张,李文邀请影去二楼的舞厅,影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影知道自己是不会拒绝的。影拉了一个同事来到二楼的舞厅,舞厅是主办方内部的,所以前来的都是客户,影在服务小姐的引领下找到了李文,同坐的还有两个北京的客户。
  光影闪烁,一曲优柔的舞曲缓缓升起,李文礼貌的对影伸出了邀请的手,影抬头看着这张似曾相识的脸,轻轻的把手放在了他的手心。灯光迷离的游走在每个空间,旋转着变幻着诱人的色彩,影在舞池的大屏幕上看到了李文拥着自己的影像。他们轻轻地拥着,舒缓的漫步在缤纷变幻着的舞池里,像一对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谈笑,没有陌生感,没有一丝的隔阂,影开心的笑了。影小心的问起了他的妻子,李文说他的妻子就在这个酒店上班,已有六个月的身孕。影笑着说恭喜你要当爸爸了,李玟也笑着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已经跟你们老总说定了,要他做我孩子的干爸。影知道这只是业务上拉近关系的一种手段罢了,可影还是从李文的脸上看到了一种幸福。舞终,他们回到座位上。李文看了看坐在一边极其无聊的影的那个同事,说:“这里很安全的,你可以自己来。”影笑了,李玟真是一个聪明的人,这个同事的确是被影拉来的,应不知道自己怕什么,影自己也说不清楚。
  李文说,影,我送你一首歌吧。影微笑着点头。李文走到舞池中央,拿起话筒,音乐缓缓响起,是一首张学友的《情网》,李文低沉的嗓音弥漫了整个空间,也渐渐的侵袭着影隐隐作痛的心。影忽然听见有轻轻的碎裂声从自己的身体里传来。李文问影,你们什么时候离开上海。影说,明早6点。李文说,明早我来送你。影低垂了眼帘,静得如一幅美丽的油画。
  第二天,影是在凌晨4点离开的,因为上司说要急着赶路。影也没有去想李文会不会真的来送她,或许这已经不重要了。
  凉爽的北方城市,影又回到了繁忙的工作中,一切如初。只有在静溢的夜晚,影发现自己很难入睡,常常站在宽宽的玻璃窗前静静的凝望着远方,天上的星星和地上的灯火混合在一起,像一条镶嵌着无数宝石的河一直流向很远很远……影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一股无奈的痛楚涌上心头,思念,如猛涨的潮水猛烈的拍打着她的理智。他多想立即长出一双翅膀飞到他的身边。可是不能,唯有深夜的凝望,才会让刻骨铭心的的思念一圈圈的荡漾开来。东方未白,残月当空。影的泪水打湿了窗台上哪一株纤弱的珠兰。
  日子一天天的擦着手边流失,楼下财务部的老穆大声的吆喝着:影,电话!那个没有手机的年代,公司里的电话就是在这样大呼小叫中跑着接听的。影飞奔着跑下去,气喘吁吁的拿起话筒:
  “你好!”影礼貌的问候。
  “你好,影,我是李文。”
  影的思维在瞬间的空白后立即恢复。
  “你好,李经理。”影客气的问候。
  李文静默了一会儿,说:“我公司的秋季订货会希望你能来。”
  影早就看到了他发来的请柬。
  影说:“好的,我跟领导说一下。”
  客套,依然是客套,影的心在痛,无奈的痛楚一点点的裂开,心里刚刚沉淀的思念有一点一点的泛滥起来。李文沉默,影也沉默。影的心里有很多话要说,可是她没说,他的心思影不懂,影的心事永远是个秘密。
  这个秋天,影没有去上海。影也常常在想,上海的秋天还是那种湿湿的热吗。
  时光荏苒,岁月如水。影常常一个人对着一杯咖啡轻轻的搅拌,一直到咖啡变凉。影在心里对自己说,这只是一场美丽的邂逅,就像昙花,总是开在无人的子夜,你如果错过了花期,只能看到满地的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