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关于思恋的文章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06日 01:24:31


  
  篇一:莫名的思恋
  残缺的花瓣,枯萎的枝丫,不知名的痛楚,看不出的流离,缓缓流淌在心间,汇聚成一滩苦水,刺痛着全身每一寸肌肤。品味不出其中的滋味,暗暗受伤,没法倾诉,独自一个人默默承受一切,只能每日莫名的思恋。
  清闲之时,经常带着手机一边听歌一边穿梭于楼宇之间。艳丽的霓虹,繁忙的汽车,充斥着整个城市,看不出大自然的气息,留下的只是一丝丝的烦躁与为一日三餐而努力身影。出入社会后为了那一点点的欲望,失去了什么,得到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包括自己。日复一日地在相同的路行走,留下泪水,留下的辛酸,又有谁能够体会?
  世间的无奈,像是一个毫无一丝影迹的魔鬼,在这红尘到处飘荡,在每一个的灵魂中穿梭。看不到它的任何踪影,仿佛整个大地从来就没有过它一样,但它又仿佛是影子,紧紧地跟着每一个人。离开家以后,它便会出现,无论怎么去甩开它,都是无济于事。它就是你身体中的一部分,在出生后,就会陪伴你一生。
  触碰整个红尘,杯子里的咖啡晕晕地旋转,滴下许许奶茶,黑中带白,环环相接,是黑多,还是白多,又怎能知道?淡淡清香寥寥升起,飘向虚空,雾气中好似可以看见自己的脸,朦朦胧胧,却是看不清轮廓。雾中的人到底是我,还是谁,又怎能知道?
  我家曾有一盆花,摆放在阳台,有几年了。在这几年里,无人去照看它,它却都能在烈日浓冬里开出如同血一般鲜艳的花。现在我想起那花,再去阳台看,又是找不到它。被仍了。
  
  篇二:伤痛的思恋

  那个伤人的季节又一次飘飘摇摇的走了过来,望着园中满地散乱的枯叶,我心中又涌起了心痛的思恋。
  在一个飞雪飘飘的日子,你的笑容就像一盆暖暖的炭火渗入我的灵魂深处。从此,在那积雪覆盖的小径上,浅浅的四行脚印将我的笑容抛向树梢,撞击着枝头的落雪。雪花散下,映出五光十色的心情。
  可是如酒的思念未能留住你那欲飞的心情。淡淡的脚印越来越远,把我的思念扯得越来越痛。今夜,月光如水,你的双眸是否依然会为曾经的爱情闪闪发亮?(中国散文网- )
  伤人的季节带走了往昔的甜美笑容,让我的心一次次搁浅。记忆的潮水无数次闪现出你的容颜。感伤的琴弦一经触动便奏出思念的呼吸。远行的你,是否还能忆起那静静的琴音?
  伸出手掌,一枚雪花轻轻跌下,转瞬之间,却随我的思念化为潮水,伤痛的心情依然无法退却。
  一个人隅隅独行,总也不能绕开故园的小径。可是,熟悉的路途,熟悉的风景却再也不能寻回熟悉的心情。脚底叩击石板的声响沉沉远去。树梢的落雪早已失去了折射的情怀。
  月光如水,静静地洒向窗外的小园。又是一个冬季,又是一个夜晚,对着明月铺开稿纸,任凭笔尖肆意倾诉对你伤痛的思念……
  
  篇三:思恋月浮伤
  那是一个脉脉清净柔和的夜,一转往日的繁星镶嵌在幽蓝的天空,显得是那样异常的稀疏,微弱的月光淡淡的颜色浮华着悠悠的碎梦,那个沉迷以久的倩影理解了我衷情的心思,让我快乐的几乎忘记了呼吸,忘记了所有的繁衍而凿的思绪,另类的狂放翕然了孤默的情伤。
  墨色与暗街的微红偷袭着我的视线,一片模糊,一片清晰,更多的是魂牵梦萦,稀少的是搁不下的那一段情,悠悠的风好象在读我的心情,一会儿轻轻,一会儿浓浓,青草散发的幽香清洗着婉约丝丝的痛,那个不可以倾诉的荷莲。
  那一抹,就那一抹遗墨的痕迹,那遗墨的忧伤,遗墨的迟缓的慌张,却永远的告别了绽静的安宁。
  感激是我需要的灵魂中欠缺的碎末和激情,那是轻浮的满足,也不是虚伪的赞助,是更多的说不清楚。就像夜空中模糊不定的色彩,需要零星和月色的装点和安慰,即使是或多或少的隐约的那一突,而消失的闪点,都是如饥似渴的需求,不希望被委屈与朦胧在晤区里感受那中无默的滋味,而现在的我已经在习惯中品尝着这样的无聊。
  不要那样习惯地说再见,那不意味着是再见的唯一理由,更不要轻易的说分手,那也不意味着从此就能从心底里将那分残缺隔离太久。
  脚下的灰尘里依然存放着那从前的气息,香炉里依然还是那半罐的香灰,石板上的符号和看不太懂的文字,从远古到现在还是表达着一种宿命中的宿缘,高大参天的枯木上盘绕着数不清的相思锁和红红的飘带,它支撑着,支撑着已经失去了生命,它承受的多少分分离合的感受,它累了,离开的自然的生命群体,却又悄悄地还原于自然的组合,它会逃脱,那就是慢慢地腐烂消耗,留下万缠千绕的思念和寄托。
  干枯的树木,参天的身影,横斜着整个一条小小的街,瘦骨的可爱,可爱的支撑,那斑驳的老树皮已经脱落的没有几片了,看着树皮上的名字,查找着树干上留下的那条藤琐,不见了,不是失望,不是迷离,是宿命中的宿缘,是宿缘中的宿命。
  也许所有的伤感只有和雨在一起才会凄凉,和雪在一起才会感觉到寒冷,和风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知道飘零,今夜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那半罐香灰和干燥的灰尘与干枯的老树木,我依然觉得满身的寒凉与凄默,逃不掉的那一洋青灰的笼罩,逃不掉那骨血里的浪潮的汹涌而卷起的寒凉。
  也许是疲倦,也许是心累,手上的书在不经意间滑落,碰倒了那半罐的香灰,散落四处,一个亮光从罐里滚落出来,停在跌落的书角边远,一只耳环,一只别有意义的白金耳环,一只别有意义的圆润的白金耳环。
  一种千年延续下来的孤独与牵挂拉扯那颗残缺的心灵,委屈与无奈的怜惜在也堵不住那冷泪的汹涌。
  月色朦胧,夜色朦胧,孤默的脚步拖着幽微的身影依稀的朦胧。月无声,夜无声,幽暗的角落里的身影也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