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关于清扬的文章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06日 04:54:43

  

  篇一:清扬的思绪
  好久不赖床了,今天是睡到了自然醒,静静地赖在床上没有人打扰,好像什么都在想又好像什么都没想。静静地数着跳进窗子来的阳光一缕、两缕……拉开窗帘眯着眼看看太阳伸个懒腰,感到浑身的酸痛好像大病初愈的感觉,这才想起昨晚的头痛,这是老毛病了好久不犯了,发病时有时感觉大喊大叫直至大哭才可以缓解,昨晚也是这样把自己关进屋子里大喊大叫嚎哭着迷迷糊糊入睡了,我想曹操的头痛病也不过如此吧,只是他还有个华佗,我却没有。
  一天就这样开始了,懒懒的准备饭菜,懒懒的喊孩子吃饭,吃饭时孩子们有说有笑还不时打闹,我却也视而不见不加制止任其自由放肆,只是静静的吃,静静的想。思绪依然是轻飘飘的,拿起一只虾也会想到它的家在哪里,它原先在海里或河里是何等的自由自在,一不小心被捕捞便失去自由,被囚禁被冷冻被加工成佳肴一生结束……思绪就这样漫无边际的飘动着。
  看着水从水龙头流出流出,哗哗的冲到我双手搓洗的筷子上,我便想到了朱自清先生的《匆匆》,“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可感觉却和他老人家的感觉大相庭径,没有时光虚度的感觉,反而感觉这是在享受时光,享受生命,在舒缓自己紧绷的神经,在保养自己的精神。
  收起衣架上的床单铺回到床上,在平整的床上缝补被子、被罩,再把它们叠好放进壁柜里,偶尔会冲孩子大喊一声“做作业去!”,他们会立即停止打闹回自己的房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而自己则依然会慢慢的收拾茶杯、打扫屋子,或在屋子中央站着静静的想下一步再收拾什么……
  身体就这样动着——没目的的、不由自主的,思绪就这样飘着——悠扬的、舒缓的。
  下午或许依然会穿一件家居服拿一个小铲子,到门口的小花园找一些土放到那个闲置花盆里,种一棵花或菜什么的。直到晚上我也许会看不到到底做了些什么,但却确确实是的动了一天,漫无目的想了一天。如果给这一天配上音乐,我想应该是悠扬的舒缓的。
  
  
  篇二:诗意六月,细雨清扬
  窗外滴答的小雨
  恍如坠落凡尘的精灵
  那种残缺的美
  在眼里氤氲成淡淡的忧伤
  ——-题记
  轩窗外,多情的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弥漫着缠绵味道,柔软的身姿轻抚着大地,每一寸肌肤透着清润,曼妙轻拢地勾勒着这如诗的季节。倚窗而望,细雨所到之处碧草茵茵,不染纤尘,这便是我追寻的方向。
  身边的朋友大都觉得我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子,总会因为一些人一些事甚至一场雨而感慨万千,当然还没到林黛玉那种程度————见落花而暗自垂泪,久而久之我也就这么认为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喜欢上下雨的感觉,雨是那么的清秀,那么的温婉,那么的缠绵,临高而下却不带一点响声,安静的让人心怡。
  总喜欢在雨中寻找、在雨中泪奔、在雨中发呆、在雨中咆哮、在雨中等待;更喜欢寻找雨后的彩虹,渴望从那纯净的色彩中看到未来的那抹颜色,在岁月的历练中尽洗铅华,拂去我满身跌荡的尘埃。
  也许是这雨洇染了我的心情,雨中再次飘起那首熟悉的曲调,经年的过往终究没能留住那三生的歌谣。我在雨中恣意地宣泄,有谁会明了脸上滑落的水花究竟是雨还是泪。(中国散文网- )
  挚爱雨天淡淡的忧伤,只有这样的氛围才可以让自己的心情完全放松下来,慵懒的如同泡在沸水里的面,干硬的身体,一点一点地柔软。
  有人说:“听着雨声享受自己那份独特心情,那是一种幸福的感觉,可我总觉得更多的是忧伤。在那个时候,平素隐藏在脑海中的各种欲望便会一点一点发酵,跟着目光飘飘渺渺穿透眼前所有障碍物,零落为成千上万的光粒,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一切。
  能看到,却不能看破,这仅仅人生的悲剧吗?所以有些东西要隐藏,有些心情要沉匿,迷迷糊糊才不会痛。
  每次听着雨声,心都静寂无声,这静寂之中略带一丝丝的惆怅。可我却不讨厌这柔肠百结的心绪,正应了朋友们所说的: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
  雨要下多久?我无从知道,正如我不知道我的心绪还要飘多久。当风雨来袭的时侯,几点清凉的雨花滴落在脸上,不想关窗,只想感受这细雨的亲吻和雨中微痛的思念。
  昔年6月,也是在这样一场雨中,被雨淋湿的你如同梦一般轻轻一撞便撞进了我的心里,雨伞滑落的瞬间,你俏皮的笑脸在我爱的深潭中荡起层层涟漪,从此陷入你深情的眼眸找不到自己。
  你说:等待雨,是伞一生的宿命,我却想,等待你,是我一生的追求,如若不是,为何会在那个多雨的季节偏偏遇上你。
  一度认为那场爱的邂逅,是月老悉心的安排,从此会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可当雨再次落下来的时候,我与你已形同陌路。不需要理由的承诺是否过于苍白,无意中写下的天荒地老,此刻竟让我有种落泪的感觉
  情感终究是一纸宿命,来时悄声无息,去也时悄无声息;任你怎样改变都无法适从,纵声哀怨也不过如此。在这场漫天花雨中终究成为陌路,谁也无权谴责谁,谁也无法埋怨谁,因为谁也不是谁的谁,或许结束就是另一种旅途的开始。
  雨仍就不停的下着,喜欢这样倚窗而伫,默然的遐想,抑或搬个藤椅坐在阳台之上,佐一杯香茗,和着雨声,翻阅老书、旧信、日记,任往事伴随着雨声在心底氤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