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关于雨季的文章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1日 14:08:02


  
  篇一:成都雨季
  这可能就是常说的梅雨季节,在南方,遇着这样的机会,还算是幸运,入夏,天气炎热,每天早晚的有一阵子雨,会让你忘了时令,真是夏天吗?的确是,可是因为雨的缘故,天气湿润,并不觉得温度有太多的变化。成都就是这样,柔和的氛围,纤绵的性格,每逢连绵雨天,气候就像一叶扁舟,优雅的驶入河流,仰俯天地间,恰如幻梦。
  今年的雨来的很安静,不疾不徐,基本上不见雷鸣电闪,也少风,尽可以一把轻巧洋伞雨中行走,看遍洗过的千花万树,沿着拓宽的林荫便道,随手可拾的雨中即景一一展开,足以荡涤心灵的烟火凡尘,足以把微笑粘贴在水色润泽的脸庞。或者移步远古小巷,倚木格窗子闲散落座,看一盏香茗在桌上袅袅云雾升腾,屋里方言谐趣横生,屋外玉盘珍珠馨响,揉身市井,真正感觉到朴素无华的人间滋味。
  能当得了天府之国,成都的大家风范自不必多言,但只有亲临其间,你才可以领略到原味的城市风韵。要说这里的建筑及不上北京上海深圳那样的高楼林立,虽然近些年也有趋于时尚之嫌,但成都的容颜绝不应是靠高大强悍来显示的,从错落有致的街边茶肆走过,映入眼帘的除了风格各异的楼宇,更喜见的是绿地花圃,植物们倚栏卖俏,争奇斗妍,并不见匠人细敏的劳作,却收得满目玲珑苍翠,处处精致瑰丽。
  前日应朋友之约来成都小叙,适逢周末,就允了。从龙泉驿住所到成都朋友处不到一小时车程,出门的时候,尚是青云高阳,未及下车,竟又遇雨至,本来特意坐在车窗一侧,正浏览远近景致的当儿,大滴小点的毫无准备的就来了,细雨晴空,窗外风物不大会儿功夫就变作了儿童漫画一般,稚气可爱。又幸好不大,任晶莹雨丝熏染发梢,轻绒脸颊,微微凉意更感舒意,原本朋友要来接我,如此这般就拒绝了,兴致盎然的拖步而去,硬是和雨缠绵了半个小时,依然不减欣悦,朋友笑我,这是那只传说中的落汤鸡吗?我喃喃轻叹,唉,雨中弹琴,可惜呀,某些人却不是同类,于是握手大笑。
  朋友居家于闹市之中,这得益于父辈,老人退休了,他还在城市工作,于是顺应父母,在龙泉那边买了房让父母颐养天年,他在这边做事也便当,逢了假期,携妻带子与父母团聚,四处稳妥,八面端正,大家各得其所,甚是和谐。六楼之上,宽大阳台,见我对雨情有独钟,朋友径直把酒桌安在阳台上,全封闭的落地窗户,窗帘大开,恰合我心意,那气氛更是不请自来。
  把酒,言欢,雨的画面,高处不胜清凉,望下去,亭台楼宇行人如蚁,天桥飞荡,树木郁郁,把视线驻留在十字路口,形如玩具的车辆,红绿灯睁眼闭眼,一派井然有序,日常生活里我们有着太多的理由去麻木,但是真的用心去观察去感觉,就到处都可以发现美丽和喜欢,你看那牵着孩子的老人,举着大花朵的伞,在街边悠然散步,毛毛细雨挡不住风情风景,一对恋人一辆电单车紧紧依偎,偶尔回头,四目相望,应该满目都是真情实意吧。
  爽口的小菜,精心炮制的高粱酒,坐在雨季之外,我们像观众一样,细细品味着它们清晰的表演,清清凉凉的雨滴在窗棂上蛇形蜿蜒,渐渐模糊了我们的心情,罢了,将进酒,对雨也需当歌,花雨伞,细毛丝,漫天诗意,都是下酒菜肴,我醉欲眠君且去,哪管今夕是何夕?
  一场雨,直落到华灯初上,终于停了。朋友妻在外学习,我们索性就放纵一些,一场酒也喝得有声有色,都微有醉意。睡吗?朋友憨态可掬。我摇头晃脑,你睡,我就在这里坐坐,乡下待惯啦,熟悉熟悉万家灯火。
  雨洗过的世界,灯火辉煌,清新清晰,车流人行此时宛若白昼,远近的霓虹闪烁,笑语欢颜,都尽落眼底,泡了绿茶,斜倚在大开的玻璃窗内,尽管高高在上,依然感同身受着人间烟火,睡意全无。
  空气里仍然还有雨的气息,甜甜腻腻的不曾远去,我贪婪的呼吸着成都雨季里最动人的美妙,看微风轻飘纱羽,一时间,恍然若梦。这其实不是我的成都,北方的老家雨水少,夏天最是脾气火爆,而今置身温软的成都雨后,前尘往事一起涌上心头,走马灯一般川流不息,触觉纵横南北,不醉亦是醉了。
  雨后的故事,竟然连绵着思乡的情调,用散步的速度,在怀念里走一遭,却是我没有料到的。
  
  篇二:雨季的浪漫
  雨很容易被写成诗了,适合用宣纸来回忆,被写成诗的雨,我存在心底。
  ——题记
  传说,雨之所以愿意落下,是因为大地上有所牵挂。
  传说,雨落下的时候,最喜欢偷听人们的心情。
  传说,雨落下时会带着风的信,寄给你思念的人。
  ……
  雨分季节,在不同的季节,又不一样的缘分与思念。
  春天的雨总带着泥土潮湿的气息,青草的味道,带着花开的声音绽放在广袤的大地上。雨丝划过脸颊,抚摸新生的嫩芽,亲吻苍劲的树丫……即使在梅雨季节,也能催熟香甜的杨梅。好像总在这个季节里,小时的我在放学时总能看见外婆打着雨伞来接我,然后我在路上边走边玩,碰到泥泞的地方外婆会背我过去。那是我从来不用担心自己被淋湿,因为外婆在身后。现在不知道是我走得太快,一路奔走,还是外婆已经老了,外婆那会老呢,她一直在五十岁,她只在墙上对我笑,只在记忆里对我笑,回过头已经看不见外婆的身影。伞只能自己撑着,不知不觉的时候,雨已经湿了双袖。
  九年的时光过去了,许多东西已经物是人非。回去的时候那扇堂屋的大门已经摇摇欲坠。那些已经远去了,成为了时间不看沉默的部分,很多已忘记,温暖却从没有消失过。过去的事物已在雨下融化,新生的希望正在雨下发芽。这时的雨浪漫在缠绵温润,柔柔地带着回忆的温馨,软软地带着回忆的清新,轻轻地带着对未来的憧憬。
  夏天的雨总带着空气流动的气息,,清爽的味道,带着雷电轰隆的声音响彻于整个天际。雨滴结成透明的珠帘,迸出清灵的水花。它迫不及待的渗入大地,融入江海,直到听到阳光的呼唤,才回到云端,在云端上期待下一次飞翔,下一次冒险。
  而我们在云下期待着雨的热闹。
  即使有暴风雨,只要想到雨后的彩虹,碧蓝的天空,凉爽的空气就会心情好。传说,天上的彩虹是上帝手指在天空划过的痕迹,那一定是挫折后的祝福与鼓励,一定是思念的桥梁,北方的他也正望着那个痕迹,想着南方的她。如果有心情欣赏雨后的风景,你就能看到树更浓郁,花更美丽,草更精神。如果有心去欣赏那些水珠,会看到那里面小小的远远的世界好像曾经的缩影,透过那个世界,看到童年。几个孩子蹲在一起观察一个小东西很久很久,长大后这个权利好像就没那么自由了;几个孩子在池塘边想要摘刚开的雨荷,伸长了身子,在城市里以后就没了这种自然;几个孩子一起疯闹,不分性别,长大后我懂得了要淑女,懂得了这世界的黑暗。雨不会重复,过去的也无法重复。然而这时的雨烂漫在热情的季节了,烂漫了整个山野和我的心。(中国散文网- )
  秋天的雨总带着桂花浓浓的香气,思念的味道,带着对家乡的愁绪下在我心底。走在校园的大道上,石板路上,拿着伞,看到桂花零碎了脚下的那一片土地,还未枯黄的叶子飘了一地,想到在外漂泊的自己,想到在外辛苦工作的父母,心里就像被掏空了一样。
  现在的我正行走在青春的雨季,从这个秋天开始。于是我对自己说,我要淋得淋漓痛快,要让每一滴雨变成滋润而不是伤痕。秋天不仅是回归大地的季节,不仅有愁,还有丰收。每当看到灰沉沉的天空,我多想抬手一抹,就是一片蔚蓝,一片灿烂。我知道自己不是上帝,我只想让自己的那片天空多点明媚,让身边的人多点快乐。我知道有时在骗自己,那些暧昧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隐约在雨里。
  然而我倔强的让自己坚强。因为即使在雨天,家人的关怀,朋友的问候,温暖的我眼泪直流。我一直记得那个时候的眼泪是先从有眼流出。秋天的雨浪漫在它浓厚的思念。
  冬天的雨带着寒风凛冽的气息,萧瑟的味道,带着冬眠的声音回旋在寒冷的季节里。冬天的时候没有暖炉,没有热气,床具有很大的吸引力,那个时候我一直在思考,我该不该在被窝里浪费我的青春。即使拿着伞出去,也会在风的攻击下弯曲,可能因为风带了太多的信,与没办法及时送出却去,而冬天已经到了,所以风很急。这个时候的雨有着灰暗的色调,冰凉的气息,我们会不知不觉中缩起脖子,也不敢在雨中漫步,因为感冒会守在你的身后,随时准备和你融为一体。只有冬天快结束的时候我们才爱着雨即将带来的春天。
  但是当它变身时就另当别论了。变成霜或雪,洁白了整个大地,浪漫了无数情侣,快乐了一群群可爱的孩子……冬天的雨浪漫在它有魔法会变身。
  传说只是传说,可是我的心中总是相信着。
  我是喜欢雨的,人生大概是随时要迎接雨的,直到与成为身体里的一部分。于是一种巨大的力量,它来自天堂。人生也总会有无数次与大雨不期而遇,也会有无数次的小雨如约而来。请你不要拒绝它,也许那里面有属于你的信,你的传说。
  
  篇三:情感的雨季
  干旱的天气,总渴望一场及时的雨来滋润;在季雨连绵的日子里,总希冀着邂逅一个艳阳天。晴天,雨天,无论我们喜欢与否,总在似水流年中旁若无人地演绎着或是明媚或是阴霾。
  人生的脚步总是那样的匆匆,走过了一个个晴天,也走过了一个个阴天。蓦然回首,却难以记起一个个具体的日子,只会依稀斑驳着一些往事。曾经的美好和心动总是盼望着在今天,明天里可以延续。
  总认为自己是个配角,即便在自我的生命里。没有主动性,只是被动地接受生命的馈赠。许是害怕失败,许是害怕被拒绝,总之,在滚滚红尘中,我从来没有主动走进过谁的生活;但匆匆过客中,我却期待着有个人能够轻叩我的心门,并且我情愿独守一座城池,为他与世隔绝。
  窗外,雨,在下着,淅淅沥沥。柏油路上的积水已汇成小溪,欢腾着向远方流去。对于这场持续半月左右的季雨,我说不上喜恶,只是感到有些许压抑,毕竟那些撑着油纸伞在雨中浪漫的情怀终会被无奈的现实所粉碎。
  不经意间,情感之舟已驶入一个淡然而宁静的港湾,不愿再拽起风帆起航。许是累了,许是收获了自认为最美好的初识和心动,我自己也说不清。总之,款款地遥望着你那颗星辰,我只想静静地守候着、等待着你,期待着你也会记起我——一个在你斑斓星辉下做梦的人。
  举目瞭望着你的方向,雨,似乎停了,天边出现了一弯桥一样的彩虹。你在彼端朝我甜甜的微笑,我在此端默默地凝望,在你我温暖的注视中,那弯彩虹幻化为翩然的青鸟,婉转而悠扬的留下一曲地老天荒,在空中回荡。
  雨,仍在下着。但在黑夜中,我仍然开着窗户,无畏阴冷的风羸弱了我憔悴的躯体。我只害怕,雨突然间停了,星星出来了,我会错过你的那一抹浩淼的星辉。
  雨,下得更大了。漫天的雨雾堆满了我的小窗,模糊了你的方向;深深的渴望充盈了我的心房,葳蕤了我的思念。爱就一个字,情就一颗心,可是当深爱遭遇到无奈的现实时,只是落寂下一季忧伤。
  情,不知因何而起,而一往情深;念,不知为何而生,而一念执着。在懵懵懂懂的青春中,我只想书写一生痴爱在遇见你之后。
  雨水,在空中飘舞,却在我心底流淌,想你,在指尖写出,却忧郁了我的文章。于无奈中,只希望这个雨季不太漫长······
  
  篇四:雨季不再
  突然下雨,在兰州,西北偏北的某一角。
  在家乡的时候,总会有一场很久很久的雨。在雨季,梅雨时节。东南偏南的某一隅。
  曾经的某种物语会在以后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影响到一个人,包括类似触觉的感官,类似情感的知觉,以及被所有类似的类似带来的相知相识的感觉。
  雨如是。
  可能在几年前,在去年之前的所有岁月里,雨总会在某个季节如约而至,扣动内心最隐秘的一处,如雨水叮咚,心也会有这样的振颤,细微,而又激烈。
  去年。我收好行囊,上了火车。火车开往与过去截然相反的方向——西北。我知道,迎接我的也会是某种截然相反的生存状态。我知道的会是一种未知。未知会带来无限的可能,还会给予一种无知。这就是人生。我知道的永远不被知道。总会有一大片空白,是陌生。
  那一年,江南,九月。雨季已经过去。那个从来不打伞的女孩突然决定在行囊里放下一把伞。她要远行。以后的以后,再没有一场雨,带给她那种久远的肆无忌惮的体验。再也无法在多雨的时候独行,任雨水与自己一起,拥抱,哭泣;再也不能撩动起跨过水沟时飞溅的泥水,带给自己小小的激动;再也没有在瓦片沿下的等待,雨水顺着瓦片如水帘般倾下,没有止息,我的双眼变得模糊;再也没有,无法——一种完结。只是,留下太多的痕迹,是受潮的发黄的纸张的印记。还有一种气息,略略的发腐的味道。很好闻。
  火车,经过山脉,河流,田野,和广袤的空白,开往遥远的地方。而于我,仅仅是座位和漫长的等待。我的心在后退,犹如车窗外快速倒退的景物,是镜头拖动下的流逝,是后退。母亲在站台下送我离开时,也是那样子的后退,那么相似。我有一种抛弃母亲的感觉。而母亲,成了我的弃儿。
  可实际上,无论是母亲,还是窗外的景物,都没有倒退。他们只是静止,目送我。流逝的是我,不是他们,也不是时间。可我还是如同孩子时的固执和自以为是,我总觉得是他们离开了我。
  高考结束后,再也没有联系同学和老师。我仿佛只是他们的过客,又或者,他们只是我的过客。最后一次回到母校时,是去取填志愿的手册。我没有什么遗失的,又或者,我遗失了太多,“志愿”只是成了我想找寻很多东西的一种手段。那是下雨的某一天,校园红色的建筑物,发着光,是迷人的鲜亮色彩。不远处山上的雾气一如以往的迷离,传神。那是我向往已久的,但我从来没有亲临。我只是一次次作着登山的梦,一次次想象着在雨雾里的迷失——那种迷失虚幻的让我喜欢。它不真实,离现实会很远。不至于害怕。它也没有成为现实里的真实,我始终没有到那里去。
  经过亭廊的时候,紫罗兰铺满了一地,紫得糜烂。是腐败,死亡,还有接近真相。这样的落英,却依然缤纷,绚烂——是死亡的美丽,而非真相的残酷。带给人想象的美好。我闻到它的气息,已然不是花香,而是雨水与泥土混杂的气息。但我知道,那是它的味道。
  我也只是学校,教育里的一种成分,我只能有一种和周围人,和学校及其相似的味道,但我知道,那是我的味道。
  诗人说:“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我得到了什么,又丧失了什么?像复杂的戏剧里,我扮演的既是一个好人,又是一个坏人,我得到了好人和坏人都得到的,也丧失了他们都丧失的。最后,我只成了戏里的路人,看戏的旁观者,与戏剧无关……我只是故事外的过客,匆匆走过。
  但我依然像那位诗人一样变得愤愤不平。我丧失的,是岁月,还有故事本身。这样的分量,很沉。
  三年,岁月,沉淀…多少次是打雨水里走过,经过断桥,桥上的柳稍迎风摇曳,踏上鹅卵石,一路上听着雨水的歌声,那每一次敲击都带给你那么真切的知觉——你流逝的岁月是否也在回想着那种亲临的音乐。
  离开校园的时候,你拍了很多照片。你希望,总能留下什么。留下那些关于记忆的片段。
  夜黑了,是连续的巨大的黑幕的持续拉动,你看到的,却是密实的黑,没有漏隙。火车要开往遥远的北方。
  你听到铁轨摩擦的声音,细小的尖锐,不间断的延长。在幽幽的大地上,在无限伸延的距离中,你听到了它的绝美的孤独。是琴弦的弹奏,在苍凉的月夜,寂寞的人。
  你有些渴睡,在这个无聊的时候。你会进入一场又一场的梦里。你的梦总是荒芜,破败。你不知道你梦到什么。你只知道打雷了,下雨了,好大好大的雨——你好像又回到了熟悉的家乡。
  凌晨的时候,你醒来,是冻醒的。火车已经开向西部了。你看到窗外有零星的人登上火车,带来一股股寒冷的白汽。你从行李箱里找出几件衣服盖在身上。你蜷缩着,继续睡去。一个人。一个人的寒冷变得那么巨大,之后的很久很久,你都没有暖和过来。
  以后的很长一段日子里,你始终做着同样的梦;夜晚,打雷,下雨,好大好大的雨——然后你醒来面对一个人的寒冷。
  天亮的是时候,你梦中的雨停了。你知道,雨季不再。你的心却开始下雨,而你也已经准备好了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