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风吹雨的文章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06日 02:38:03


  
  篇一:风吹雨
  没有人知道,叶子是如何纷扬。
  没人在意,叶子的去或留······
  无人知晓,夜,是醉,还是沉落在光明的怀中。
  不曾预料到——-
  错误的季节却是对的开始。
  一《日落的起点》
  她,安静的躺在茂密的草丛里,头深深地埋着。突然一片红的炫目的枫叶随风飘曳,轻轻的掉在她的乌黑秀发里,咋一看宛如美丽的蝴蝶停留在她的发梢。她貌似感觉到了什么,轻轻的翻过身子,红叶轻若鸿羽毛翻落草地。在满地的绿色中,那点红色却更加的惹眼,却也与一地的绿色有点儿格格不入。她伸出白皙纤细的小手,拾起刚刚着地的叶子,放在鼻尖嗅了嗅,不知不觉的一滴透明的液体滴落在红叶上,晶莹剔透,折射着夕阳金闪闪的余晖。最后夕阳沦陷了,一抹残阳泯灭在正在降临的暮色里。她拍拍身上的尘土,踉跄着直起身子,一把架起倒在一旁的脚踏车,长腿一跨,就踩上了踏板,骑上车子消失在暮色里·····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掏钥匙时,门突然“吱呀'一声打开了,”哦?回来啦?怎么也不喊一声呢?我就在家里一直等你呢。知道成绩了吧?什么时候填志愿呢?那可得好好考虑,必须听你爸爸的·····还有,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哦,知道了,明天开始就可以填志愿了。”她头也没抬,只是懒懒的应了,径自的推着车子进去了。把车子停好,依旧一语不发就打开房门进到自己房间里,把门反锁了,整个的把自己扔到床上。她不知道自己将要干嘛,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这一切。不是自己胆小,更更不是畏惧什么。只是在心底里,总有种无法言语的难受。她眼睛睁的很大,双手不由自主的紧紧抓住自己的头发,好像那些长长的秀发就是一堆烦人的杂草。
  “笃笃笃、笃笃笃”有节奏的敲门声,门外的人不满的嚷道“怎么一声不吭的,吃晚饭了。”
  “爸,我在学校吃过了,你们吃吧,不用等我的。我很累了,先睡一会儿,有事儿明儿载商量吧。晚安了,爸爸。”说罢便抓起被子蒙住自己。
  “恩,好吧。还有那个,小小,那你先睡吧,那个睡前好好考虑你的志愿的事情。”她爸爸转身走进客厅了。“孩子怎么了?怎么能不吃饭呢?是不是考的不理想?她和你说什么了么,老头子?”
  “小小说她在学校吃过了,她很累先休息了,我们先吃饭吧,再不吃菜就凉了。”
  “老公,今天早上天还没亮,隔壁家阿红嫂就来敲咱家的门,我还以为她有什么急事呢,结果是······哎~~她非常得意的说她女儿今年高考考了600分,瞧她那样鼻孔的可以通火车了,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她女儿考了600分一样,还说是必上重点无疑了,还假惺惺的问咱家小小得了多少分呢。还问说咱家小小要填哪个高校呢,说是最好要填和她家于红填同一学校就好了,还说问我到时候小小去大学了要不要摆几桌宴席请邻里亲戚呢。哼,那语气真的是骄傲的不得了,看了都不爽。不知道小小这回考怎样,估计不是很好,看她那反应,也不和咋商量商量,这孩子真是的,气死人了,越长大越不像样······”
  “行了,别唠叨了,先吃饭吧。”男人说着便坐在餐桌旁,夹起了块鸡翅放到女人的碗里,“赶紧吃吧,别在她面前说太多,考多少现在都已经是定局了,别和那些人一样,整天没事干到处乱嚷嚷。”
  “什么嚷嚷??你什么话?我嚷了吗?姬凡,你个混蛋!”女人生气的吼道。
  “你不能心平气和的么?”
  “心平气和?哼!你还有脸这样说!我忍你这么久了,看在女儿要高考的份上,我才忍着不发作,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我不说你当我瞎子啊!“
  “我不和你吵,你怎么这么粗鲁,你和那些泼妇有什么区别?告诉你,十几年了,我也受够了!哼!”
  “什么?你骂我泼妇?你竟然骂我?你个神经病!”
  “就骂你怎么了,你看看有谁像你这样的?整天就黄脸婆,从来都是不修边幅······”
  ······
  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小小却模模糊糊的进入了梦乡,困意早就袭击了她全身,累的她想张开眼睛却怎么也开不了,任由模糊的意识控制着自己。
  “碰”的一声,门重重的撞击在门板上。高大的身影消失在夜里,留下一具孤独的瘦小的身影仍立在客厅里。她有些惊慌失措,有些无助,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另一种结局的开始。
  夜更深了,屋里微弱的灯光仍然闪烁,仿佛在等待黎明。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到有强烈的光透过窗帘射进房间,慢慢的张开眼睛,随手拿起床头的闹钟,一看时针分针刚好指到“3”
  
  篇二:静听风吹雨
  日暮时分,黑云压顶,顿时风雨皆至,倾泻的雨水汇聚成洪流并随水道迅速流走。望着这一切,我的思绪也随着它跌宕起伏、翻滚不息。
  风调雨顺是农耕时代最理想的天气,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忙于农耕的农夫驱赶着憨厚的老黄牛,牛儿“哞哞”的叫着,似与“吱吱”飞过的鸟儿致意。耕种结束,牛儿依然“哞哞”的叫着像是宣告成功的喜悦。狂风骤雨来临前夕农夫着急去打着它以便及时回家。可是风到雨至时,农夫早已躲在屋檐下“吧嗒”着抽着旱烟,却粗心地将老黄牛遗留在土地之上。老牛呼呼的喘着热气站立在雨中,雨水拍打在它宽阔坚硬而有枯瘦的脊背上,胸下是“唧唧”而歌寻求庇护的鸟儿。好一幅“烟雨农耕图”。那个时代,人们对于生活的要求仅限于温饱而已,名与利不足以牵动人们的神经。他们悠闲的在原野上静听“哞哞”牛叫声,在那简单的叫声中得到满足;悠闲地听风品雨,享受最原古的乐趣,静心倾听天籁。人心也在清洁无疵的自然中变得清纯、沉静、愉悦、安详。
  有微风吹细雨的日子,就有抚琴弹奏的文人雅士的清闲,“泠泠七弦上,静听松涛声”二人相对而视,无需言语,琴音、琴韵、琴意,以雨为媒,将两颗心紧紧地融合,完成生命的对视与更深层次的相知与相惜,它让人更加透彻地明白智慧的灵魂和丰盈的情感是多么值得怀念与尊重。把酒临风、酒入诗肠,随淅沥的雨一起流入内心的田野,酒或浓或淡、或烈或柔,但都足以灌溉久霖不至的心田。品茶则是另一种雅致,茶如其人、其人如茶,苦涩抑或甘纯尽在其中,听着轻悄悄的雨声,看茶叶漂转下沉,一如人世浮沉的循环。听雨轩前同会雨,雨至心头意尤显。无论雨的力度如何,人的心是静的、淡定与从容的。在诗情画意里听雨,诗情更浓、画意更远,那是心灵的声音的呼唤、召唤,摆脱世俗困扰后的宁静。(中国散文网- )
  风狂雨骤的夜里,屈原写出《天问》,叩问苍天,以解心结;曹禺的雨夜里发生了雷雨的故事,拷问人性,以彰明理。风的怒吼,雨的嘶叫触动和唤起了大诗人、大文学家内心深处的怨屈、激情、忧虑、苦闷、彷徨、坚贞、无畏……风雨的撞击冲开了内心的蔽障,驱使他们爆发出人性的呼声。真正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他们的哀怨背后对于祖国和人民的关切声却响彻天地,穿越时空。
  如今,人们已有能力控制天气,需要时便会降下雨,不需要时风吹雨打电闪雷鸣便会取消。农田里,机器高亢的轰鸣声取代了黄牛低沉的呼喊,取消了农夫的不安。所有的付出与收获直接成正比,在乎的更多的是它们的市场价值。所有丰收的喜悦完全转化为金钱的积聚。
  风雨断断续续淅淅沥沥的日子里,酒杯相碰的欢乐声、卡拉ok的音乐声、人们的呼喊声、跳舞时脚踩地板的咯咯声————湮没了“疏雨湿梧桐”的嘈嘈切切,“细雨巧作蝇触纸”的咝咝微鸣,原先的知音、诗、酒、茶韵味全无,风雨声从人们的世界消失,在人们的心头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充斥着的一股强劲的流行风,强者公然叫嚣,弱者随声附和。风吹过一切无声,雨打过依旧无痕。
  狂风暴雨的夜里,雨不时地打在有良好隔音设备的水泥屋顶和玻璃上,人们静静地在无所谓中忽略这一天籁之音。即使听到了,或许不耐烦地说:“该死的,怎么又下雨了,我的厂房还没盖好呢!”风雨不再能激起人们内心的冲动与豪情,即使有了反应,也只是徒劳地增加了人们的不耐烦与浮躁不安。
  当我被世俗的喧嚣震聋了双耳,当我的呐喊声被掩盖在嘈杂的声乐里。我渴望内心的音乐响起,召唤和拯救我的灵魂。那是来自天堂的声音,纯净圣洁的音乐使人的灵魂受到忧伤而轻柔的洗礼。那些用虔诚滋养的至善的灵魂才会发出震撼世界的力量,以此引导我们远离罪恶与世俗功利,在至善和拯救中接近内心的天堂。有这声音的召唤,人的灵魂才有了皈依,心灵才有了庇护之所,不致于在无垠的大地上无依靠的四处流浪。想到故乡的庙宇,焦虑的人群,人与人之间的防范与冷漠便会有一种深深的忧伤。多少年的斗争与现代的竞争,正在一步一步带走人间少有的温暖。假如没有爱与善的声音深入灵魂,回荡在众多的人心之上,这个社会将怎么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心灵相互之间的温暖?
  风雨在人间缺少的是回音,风雨被遮挡,人们的心门也被遮挡,人们渐渐变得冷漠与麻木,代之是利益的追逐与浮躁,疲惫与烦恼。那些原始的风雨声和悠闲耕作的场景尽管太古老,一无现代文明气息。但我怕就像她所象征的那种生存方式一样,终将会消失,那是少小离家的游子理念中的家园,在遥远的梦中看上一眼,黑夜醒来,泪水也会悄然湿透枕角。那是一片自由自在充满野趣却供养我的田野,怎么都是从简朴的远古走出的现代化的永远的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