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关于五月的文章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06日 02:53:56


  
  篇一:五月花开
  那女人瘦削的身影跟在母亲身后,从门口像树叶一样飘了进来。她穿着花格子衣服,看上去至多25岁年纪。那是下午时分,疲乏的日头把对面的山梁染出淡淡的色彩,稀疏的植物沉浸在一抹鹅黄色中。
  那时我家的历史还停留在烧柴草的年代,苫茨底下堆满了胡麻玉米洋麦的茎杆。那都是在一些有“集”的早晨,身材矮小的母亲穿过柴草市场,在一束束比她高的柴草跟前,嘴里呵着白气,与那些戴了护耳袖着手的卖主,一边使劲跺脚一边讨价还价,一边争执不休一边喜笑颜开的结果。往往谈妥一担柴禾,卖主的胡子眉毛上以及母亲缠在嘴边的围巾和眉毛都要爬满一层晶白的霜花。那些柴草都挑上担子顺着我家低矮的门廊挑进来,然后卸下横放在院中,用带称砣的那种秤杆上的挂钩挂了,再用一根木棍穿过秤杆上的铁环,柴草两边的肩膀便担着木棍往起一抬,柴草就离开了地面。母亲眯缝着眼睛随着秤杆的起落不断拨动连着称砣的麻绳,只到那绷紧的麻绳压平秤杆,便拿手按在刚才麻绳压过的那个戥星位置,柴草也就缓缓落地了。接下来就有了用枯枝在地下列起的算式,以及嘴里念出的乘法口诀和加法在随后得出的结果。那些算式像劈柴似的高高耸立的情景,母亲从衣兜里往出慷慨掏钱的情景,把属于自己的那个数字四舍五入的情景,那卖主找零时犹犹豫豫的情景构成了我童年生活的一个浑黄的画面。
  那女人瘦削的身影跟着母亲来到我们家里时,母亲就让我到苫茨底下抱来了那些柴草,炉膛在一片通明火焰中吃进的柴草通过我的手时欢快地舞蹈起来。那时我帮母亲把尖底锅烧得一片喧哗,母亲切好的面条像跳伞似地纷纷钻进了锅里。揭开锅盖她探身在弥漫的雾中,从锅里把煮熟的面条捞到碗里,她先盛给那女人一碗,那是所有碗里最稠的一碗面条。女人却吞咽得很费劲,她似乎极力压抑着一种不适,留在面部的那种勉强,即使她把面条挑了很高也很难遮掩。吃完饭已经是暮色苍茫,母亲便陪那女人在厨房的炕上歇息了。事后母亲说:“南方人吃不惯咱的面条。”可我觉得母亲只说对了一点,还有一点就是母亲太实在,只想着让人家吃饱,一味往那碗里搂干的,却没细想那碗缺油少料的面条,在欠水的状态下将是何等难吃。
  第二天一大早,母亲陪着那个女人,走出我家低矮的门廊,她们到县汽车站搭车前往60里路以外的一个乡下去了。第三天母亲回来时,手里攥着一个罐头瓶子,里边盛了一多半蜂蜜,她摇了摇说:“太难为情了,他们非要给这个。”送来送去,又管吃管住,就一罐头瓶子蜂蜜,按理说没什么可难为情的。“她们起先要往一个塑料桶里装来着,”母亲说,“我死活按住了手没要,放蜂人也不容易。”
  那女的是刚死了孩子,到渭城的乡下找放蜂的丈夫。那天她操着江南方言,在地区汽车站打听路时,焦急地比划着手势。她的比划像化妆师的笔,使面前围的一层人将本来舒展的眉毛都不同程度地蹙了起来。最终她像哑巴一样从帆布兜里抽出一枚信封,人们凑过脸去,有反应快的便明白她是在打听一个地名。
  我的母亲在人丛里听到了那个地名。她刚买完通向此地的车票,听见有人喊:“谁上渭城去。”她便不假思索地说:“我去。”
  就这样,那女人便随着母亲坐了200里地的长途车来到我家里。至今想起从前这段往事,总感觉不宽裕生活场景中的母亲活得大方、善良。蜜蜂飞起来时像美丽的花,在一朵一朵热烈地开放,母亲摇动着那一罐蜂蜜,“簌簌”的声音像五月花开在茂密的林间,覆盖了大地覆盖了我的心。
  
  篇二:五月槐香
  年少时,行走在春日家乡的阡陌上,迎着干燥的季风吹落鸣鸣作响的沙尘。会想,为何不生在潮潮的烟雨江南,四季花开飘香,空气永远那么湿润,以至没有一丝灰尘。
  长大后,依旧行走在家乡亘古不变的漫漫风尘中,却再也没有儿时的念头。知道,只有那漫漫黄沙过后,才会迎来家乡的满目繁花,徜徉其中,尤如行走在四季如春的烟雨江南,只是年少时的我们还不懂的欣赏。
  长大后,才发现,家乡的匆匆季风,推动着四季轮回,秀着家乡的一草一木,道不尽的俊美,尤其是小村房前屋后、坡上沟底的棵棵槐树,不知从何年起,它伴着家乡成长,用它最质朴的风姿,装点着家乡四季年华。
  曾看过无数碧树琼花,叶叶富贵也好,片片荣华也罢,但心里最钟情的还是家乡的槐树、簇簇洁白的槐花,而在槐花掩映的小村也成了心中的牵挂。
  春风温暖着大地,带来尘世间所有此时节的花香,纯朴的不带一丝娇艳的小村,褪去被冬日的寒风吹皱的外衣,披上淡淡的花香,露出若有若无的绿颜,而房前屋后的槐树在春风中舒展着腰肢,不经意间,已有小小的蓓蕾挂在嫩嫩的芽间。也许它不知道,每一瓣嫩叶的舒展已然牵动着关注的目光,树下早有几双小眼晴在等候它的盛开。
  一切都在不言中约定着什么,小村懂,槐树懂,我也懂……
  似在梦中,便已闻到槐花的清香,寂静的夜里,小村的槐花像是对现着一个与时光相约的承诺,悄悄的绽放如梦如幻的容颜,像冰清玉洁的仙子傲守枝头,眺望黎明第一缕霞光,等到晨光铺满大地,整个小村便沐在浓浓的槐香中,因为有了槐香的到来,五月的家乡开始漾着它四季中最美的年华。
  清晨,推开门窗,发现,小村已是槐花的世界,满目的绚白层层叠叠在枝间,像蓝天上跌落的团团云朵,可在儿时的眼里,更像村头老爷爷缠绕的棉花糖。神情恍忽间,槐香如轻柔的薄雾随风袭来,整个心都醉了,沉迷在淡香中,不愿醒来。看到檐下的缕缕炊烟匍匐在低处,久久不愿散去,难道它也醉倒在五月的槐香,还是不忍穿行于槐间,怕那花香蒙上尘埃。
  还沉浸在槐香怡人的世界,没发现早有调皮的玩伴爬上了枝头,将春天的第一缕槐香纳入口中。在伙伴的招唤下,笨笨的爬上一棵矮小的槐树,轻轻摘下一串绣着紫芯的槐花,放在掌心,像守护着一个娇艳的精灵,不忍放入口中。终是没经得住槐香的诱惑,一股香甜萦绕在唇齿间,如故人久别的问候,如初见时多情的目光,清纯中透着浓香。
  闻着槐香长大的孩子总是那样的调皮,小小的村落,只要有槐花的地方,就会有弱小的身影若隐若现在枝间桠间,但最终逃不过大人们的眼晴,在声声断喝下,不情愿的退下枝干,鼓鼓着腮帮,不忘回味满嘴的槐香。
  有时候,也会被大人们抓去牢差,可以名正言顺的去采槐花,小小的身体快速的爬到树顶,折下一枝枝槐花,看着树下的人们拾捡着,一串一串的撸到篮子里,也记下了这槐花走进了谁的家,心中窃喜,中午又可以闻到另外一种槐香。
  多年后,行走在城市的四季,每进五月,偶尔会在公园的角落寻到一棵可能是鸟儿让它安家于此的槐树,飘着淡淡的清香,只是落在水泥马路上的清香少了乡野水土的滋润,便缺失了静守安然的质朴,串串碎花虽唯美,但落满城市的喧嚣再难寻得晶莹剔透、静若处子的瞬间。
  闻着此香心头却思着挂在老屋房前的串串清香,方知,离开家乡十几年,忘不掉的不仅仅是小村的五月槐香,还有小村留给儿时记忆的点滴过往。
  如今,那一抹槐香成了念念奢望,那痴念的乡情亦永恒成心中的五月槐香。故,每到五月春暖花开时,遇到乡人总会问上一句:家里好吗?家里的槐花开了吗?
  
  篇三:五月的气息
  北方五月,最是宜人。昨夜一场彻雨,晨光如洗。
  太阳仿佛第一次出场,彤红、光鲜,灵动、赤诚,一似初生婴儿的脸。清新微凉的空气中,到处充盈着草儿、花朵、泥土、树木的清香。
  那是一种怎样的气息,仅凭一个香字,远远不能涵盖。
  气息这东西最难说清,它往往与滋味、味道、气氛这些接近神秘的词紧密关联,它柔滑似绸又纤细如丝,撩人心魄又狡黠莫辩,远不似色彩和声音那么直观并容易描述,大自然用妙笔巧手在天地间调制出来的任何色彩,人们都能轻易的给予命名,正如声音从来都不缺乏形容词。
  它喜欢隐藏自己,只泄露那么一丁点若有若无的影痕,有如暗香残留的细小尾巴,滑溜难捉。它来时飘忽无定,走时毫无征兆,由于我们嗅觉的拙劣,尚未完全捕捉到它的全貌,便已渺无踪迹。一些人,一些话,一些特定的场合,往往要在事过已久后,才能依赖我们并不牢靠的感觉和印象,勉强咂摸出它深藏于内的那撇真味。
  它极像某个阴差阳错聚合而又离散了的身影,使人长久陷入无法忘怀的追慕。明知远去的身影再难遇见,但她的音容笑貌伴随着身后的气息,依然活在记忆里,成为生命呼吸的一部分。
  在我想来,气息这样东西更应当是事物内在品质的自然流露和无形散发,它无影无形却自由自在,像烈日炙烤下大地冒出的蒸汽,远远的在那里兀自蒸腾,又像是笼罩大山的那一层青紫山气,走得太近反倒踪影全无。
  美好的气息,更能够激发人潜在的想象,深入到生命的本身,唤醒内心那种甜蜜的幸福感。它犹如一个甜梦,莫名的潜入又飘走。帘外泛起拂晓时渐亮的晨光,不愿意睁眼,继续咂摸那甜甜的滋味。
  五月的气息,便有这样一种恬淡相宜、馨香可人的甜味。
  它是泥土、草木、雨水、阳光、春风至少五种主要原料混合烹制的一餐万古不变、但万古常嗅常新的绝美大餐。在大自然这位身怀千般绝技的神厨烹制的香锅里,泥土是锅底的香料,草木是名目繁多的菜蔬,雨水是积攒了半年之久的灵汤,阳光是大地这口巨锅的炉火。
  而春风,是把这一美味送达我们生命呼吸的使者。
  尽管在北方的三月、四月,她更像一个性情多变乖戾不羁的野蛮丫头,时而耍弄脾气黄风漫天,时而寒意十足凛冽如冬,它还恣意泼洒阴晴不定的冷雨,把阳春三月的北国搞得遍地狼藉。但是一进入五月,这黄毛丫头骤然间长大了,她摇身一变竟成大家闺秀。你简直可以用娴静雅淑、温润如玉这样高贵的言辞,来赞美她的惊人巨变。
  她用清风细语的委婉方式提醒我们:美餐正在烹煮,它们刚刚入锅不久。随着阳光的炉火逐渐升温,那嘉肴美馔里,还夹带着去远不久的冬雪和秋叶的气息,那是隔年的沉香,类似老汤,是自然界历经数十亿年沧桑巨变,小心翼翼地一年又一年保管下来的原创之香饵。正是它们,把远古的气息年年相传下来,掺合在眼前崭新的五月里,与新春一起盟发、成长。
  五月的气息,步履款款,似湖之涟漪轻荡,乘着春风的波峰,一波,又一波,扑面而来。是一坛子启封的好酒,一阵,又一阵,未等入口品尝,足以令人微醺。
  仰望苍穹,蓝天如盖,在一片淡淡的馨香里,一切都在氤氲、萌动、嬗变、升腾。在那清芬如沐的气息中,散播出春天完全苏醒过来的万千气象。它们以野菊、杏花、山桃花的香气开路,以柠檬叶片间的香蕾、榆树枝杈上的钱叶、丁香树丛里的紫蕊、青松叶针端的松塔,这些看得见的群芳,此一丛彼一处地拂来。它是少女幻化了的无形的香指,轻抚你从冬天的沉睡里初醒时,尚带懒意的鼻尖。
  她以纤手拨动细柳的长弦,把青涩娇羞叶芽嫩尖的体味袭来,以玉臂招唤荆丛的绿枝,把山谷里野花野草的阵香送达。她媚气十足,是径畔丁香浓郁的绽放;富丽无比,是园子里百花争香的杂烩;静默无声,是郁郁葱葱青草叶颈的清芬;孤高洁白,是路边槐花若有若无的淡香。
  甚至混迹于北方这座宫殿三千佳丽中的蒿草,这一个出身低微却不甘沉沦的婢女,也极力压制她那难登大雅之堂的粗鄙习气,随从在高贵者的行列,探头探脑,亦步亦趋,间或释放出一点异样的味息,但很快被浩浩荡荡前行着的芬芳的主流淹没。
  五月的气息之美,美得难以言说。再华丽的铺排,也形同于取样,再精致的描述,也难表述万一。即使借来天上灵犬的鼻孔,恐怕也难以析清那百味交错、众馨混同的妙香。它借着轻风和善的风力,飘渺无迹地来袭你的呼吸。忽而清新恬淡,薄薄一缕似有还无,忽而浓郁醇厚,纠结成团异香扑鼻。它们揉在风里不拘形迹,四处飘荡载在光中,处处吐露出一派和煦祥瑞之气。
  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涉足春天的山谷。选一块怪岩峻石,择一处习习阴凉,闭目无思,轻闻鸟语,略嗅花香,一任感官化通交合,恣意驰骋。(中国散文网 )
  恍惚间,似有某种神秘的气息,瞬间笼罩了全身。它们渐渐浸入你的体肤,钻进你的毛孔,围裹你的头脑,直达你的内心。那种感受虚静至极,妙不可言,一如老子所说:“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
  突然,一阵急促的翅膀拍动声,紧随一声尖利的鸣叫,是一只肥肥的野鸡,拖着华彩的尾翼,扑啦啦从山坡的灌木林中振翅飞起,旋即落入幽谷深处。放眼望去,漫山皆绿,是那种苍翠欲滴的浅绿。山风袭来,草香阵阵,小泉静淌,若在仙境。琐屑生活中那些郁积于胸的块垒,转瞬烟消云散。
  五月,是挣脱开寒冷这副枷锁后天性任意的释放,是奋发、振作、上升、扩散、自由这些词汇的象征。如果按照人类的惯有思维,非得从五月的气息中提炼某种价值,那么,它们有一个共同的词语,也和气味关联,叫做朝气,这当属五月一种最为可贵的气质。
  我们可以从人生的不同阶段来察看它的演化:它发轫于幼年,故不缺真纯;成长于少年,故充满希望;壮大于青年,故活力四射;成熟于中年,故中和变通;待华发及鬓、老之将至,那当初四处冲突、狂野不羁的勃勃雄心锐志,最终转化为一种达观圆融、万般了然的和合之气。
  不论我们处在哪一个阶段,可否自查过,我们那颗真诚、善良、充满激情的心并没有变。只要一息尚在,我们就能从五月的蓬勃朝气中汲取生命的力量,在人际社会变幻莫测、风云际会的潮流中,保持三分信心、一分静气,淡然处之,不至迷失自我。
  五月,是进入夏季之宫一道最后的门槛,是到达秋季之果一条必经的通道,是万物脱离艰涩初始、奔向宏大圆满的前奏。五月本身,就是自然界一场一年一遇的盛大花事。
  而我们,这些时光匆促的过客,是造化之手按照天命,分拨给予的有限次的权益。它以请柬的方式呈递,在这张请柬上,人人均在受邀之列。我们卑微的名字无一不是以纯粹的芳香体书写。有生之年,五月每一次无不是以盛礼相待。她的到来岁岁如约,我们的在场堪称庆幸。这隆重的会面似是偶遇,却分明不期而至。面对圣洁无私的五月,我们深感囊中羞涩,无以薄礼还之。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情享受、悉心珍爱、全力保护。
  沉浸在五月的香气里,一缕轻风悠然拂动,细针一般挑动山桃虬枝上新放的一枚淡粉色花蕊,使她娇妍却不失清丽的面颊微微颤动了一下,那样子真是好美。多么神奇的五月之花,你便是眼前这鲜活的五月气息的由来和灵魂么?你便是那朵我长达五年的灰暗岁月中,把几乎将姣好、贞静、质朴、率真集于一身的美好的品质变成坦率的欢乐和十足的信心、糅进我琐屑生活中的五月花么?
  “AprilShowersBringMayFlowers,四月雨带来五月花。Mayflower,一个多美的英文词汇!只惜四月已过,五月也将尽,我只能在春之将逝的五月之末眼看繁华落尽,在那残留的余香里追忆你,在略带苦涩的回味里奢念你的行踪。无论你盛开在山峰之巅,还是释放在田野之畔,无论远在天边安身立命,还是回到故园母亲身边,我都愿意祝福你!只愿你香飘四野、幸福安康!
  又一阵清风拂面,沉浸在五月的气息里,如梦似幻。再次鼓动心的鼻翼,在想象的嗅觉里探寻,那是她澄澈的眼眸在定定地看你,和从前一样,如泉如溪,不含一丝杂质。哦,还有,还有她爽利的身姿和疾走的步伐,正从五月的琼花走出,带来异地的芬芳。
  
  篇四:五月的冰花二十四
  对于一个家庭,十年以上的婚姻承载的爱能有多重?维系婚姻的到底是感情还是责任?应该说婚姻的幸福与痛苦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有善于经营才会有好的结果。人生就像旅途,有开始便会有终结,看你选择搭乘什么样的车。爱从相遇便悄悄开始,从爱恋到情意绵绵。然而,爱是具有时效性的,当爱的结果让你最终组建了家庭的时候,它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被生活的琐事磨合得趋于平淡,彼此在熟悉中不再装扮。于是,发现爱已成传说并与自己渐行渐远,婚姻进入了亚健康。那么,城墙内的人再不会像城墙外的人一样,他们多了一份责任、多了一份约束、多了一份牵挂,少了一份思念,添了一份担心,爱似乎演变成了亲情。
  在日复一日的倦怠中,外界的诱惑在膨胀,想入非非中人们便忽略了生活的另一半,情感的丰富使得危机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冲撞着婚姻,生活中多了一项争吵。如果懂得争吵的幽默与真情、懂得争吵的艺术与升华,懂得及时修复争吵给婚姻造成的创口,那么,婚姻就不会变成枷锁。其实,爱需要相互的理解、包容、支持与信任,有爱的生活是温暖的;爱需要呵护、关注、培植与灌溉,有爱的生活是绚丽的;爱需要浪漫、创新、涟漪与激情,有爱的生活是多彩的。
  现代人需要并追求高质量、高品味的生活,有谁还会为单纯的责任而守护婚姻呢?对于十年以上婚姻的人来说,维系婚姻的不仅仅是责任、爱情,还有亲情,而是一种复杂的、细微的、无形的、习惯性,交织在一起的情感。应该说这种情感犹如空气与水一样不可分离。倘若没有一份爱的情感尚存,那么责任是不存在的。
  游戏中形形色色的男人,让黄葉成为一枚镜子,她清楚的看到那华丽外衣的里面是见不得阳光的龌龊,是经不起推敲的承诺,是不负责任的新思潮,是不够道德的伪时尚。黄葉并不予以伤害,而是适时的戳穿这些勇者,使之望而却步。每每这个时候,她的记忆都会追索那最纯的情感,仿佛,罗嘉舒的影子在飘移。总以为,一切都会随着时光而走远,确原来,那曾经的所有从来都没有远离过她的记忆。尽管,那可能,或许只是他不经意的许诺、不经意的表露、不经意的行为、不经意的演说,也或许是他有意的表白、有意的渗透、有意的铺垫、有意的雕琢……
  在那个迷幻的夏季,一切都变得蔚蓝。风是那样柔,雨是那样甜,叶是那样绿,花是那样艳。多少体恤的话,多少相通的感言。黄葉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相同的她,远远地注视着自己,她无论怎么走,也无法走出他的双眼。虽身在天涯,确心在咫尺。于是,黄葉心里的绿地总有润过的痕迹。
  在那个眷恋的深秋,一切都变得凝重。冷风不再萧瑟,落叶不再疲惫,枯枝不再凄迷,夕阳不再残醉。有多少问题需要探讨,有多少情思需要告慰。天是那么高而远,月是那么明而静。黄葉知道,冥想是一种怎样的快乐与心醉。无论怎么累,都会再去深巷,赏一弯清月,观一阵心景。于是,卸去一身的倦意而得到抚慰。
  在那个梦寐的寒冬,一切都变得深邃。星空闪烁,雪花朦胧,月影婆娑,宁静苍穹。倚窗而立,推棂临风,闭目屏息,幽兰相对。相约,赏雪。观飞雪曼舞,嗅空气冰洁,听脚下欢叫,叹天地之灵。坐于楼阁的置顶看台,似乎悬于天体。牵手仰目,浴雪。让雪亲润肌肤,让丝丝的冰凉沁透心脾,让雪洗心尘,让洗刷后的凡心晶莹透明。黄葉知道,守候是一种修炼和幸福。于是,她需将心的灯芯拨亮,温暖自己,也照明来时的路。
  回望的结果,就是对现实的厌倦。游戏中的人物虽各有不同,却最终落入相同的套路,这令黄葉恶心,她清理了所有的网友,回归自然。这一年便这样画上了句号。
  闲下来无聊的时候,黄葉总是听陶笛第一人子雷的曲子《深谷幽兰》,那是一首销魂荡魄的曲子。曲目以幽深的峡谷与绽放的兰花为题材、背景和线索,兰气盎然。细细品来,便渐入佳境,一种潇潇肃然的厚重油然而生,并将心底的情感演绎得出神入化。旋律中感觉不出儿女情长的倾诉,令人不禁产生对世间唯美的情感赞叹。超脱了情感类曲调常见的哀怨之气,并赋予了一种凛然的大气,大爱由此展开。可谓匠心独具,深沉内敛。确乎是深谷幽兰,香而不迷。
  兰花是中国传统的名花,是一种以香著称的花卉。兰花以它特有的叶、花、香独具气清、色清、神清、韵清四清,给人以极高洁、清雅的优美形态。一朵深谷的兰花,不经意间,幽香满怀,尽情的撩拨着人们的情思,缕缕幽香缠绵于洁净的露水,令露珠更加晶莹。
  深谷幽兰,令听者在曲目的引领下,浏览传奇的神话。那故事曲折而明快,情节迭延起伏,牵动人心,引人入胜,扣人心弦。性格鲜明,跃然周围,犹如眼前。音律的描述清新透明,如临其境,随之生情。背景的描述更是无法付诸于语言,触人心魄。音韵中隐藏着一个深刻的哲理,令人回味无穷。
  深谷幽兰,不难想象,若用音乐带给人们的画面来揭示,那其中隐含着一种尚未被发现的品性与精神,不曾被赏识的生命的存在。她喜欢深谷里幽静隐居的生活,孤独着自己的孤独,快乐着自己的快乐,痛楚着自己的痛楚,执著着自己的执著。然而,确能够孤芳自赏,极大地丰富着自己的精神世界,消磨着净化的完美生活。摒弃世俗的陋习、观念的陈旧、传统的自闭、不屑庸俗的人生。
  一首好的曲目,会震撼人的心灵,引领人的思绪,呼唤心底的感应,在冥想的意境中随意的徜徉,从而升腾到一种境界。这是黄葉所要寻找的。
  
  篇五:恋人,从五月走来
  谁顺着小溪潺潺流水婉转而来?我的眼前柳绿花红,百鸟欢唱。哦,五月,大地铺展着的五月,从岁月的上游滑翔而来。
  我攥着五月的翼翎,眺望五月笑容可掬的背后有什么的喜事?何以大地装扮一新,绿的绿遍峻岭峰峦,红的红遍峰峦峻岭,山涧飞瀑舞蹈,深渊清泉歌唱。
  五月,带来春天不老的传说;五月,送来阳光普照的希望。五月啊,在我的心田点播爱的种子,留给我一个辛勤而又渴望的火热的夏季,令我踮足翘首:秋天,那一幅丰收硕果的彩画。
  那年,你带来江南乡村的五月。
  朦胧中,我仿佛瞧见一个老农身披蓑衣,在微风斜雨里穿过田埂,一步一颤的跫音,录制着城市的朗诵声。叮咛如雨,滴滴答答;相思如风,萧萧瑟瑟。生命,沉陷一阙岁月,观瞻流年起落。你,由老农的目光深处向我奔流。
  春雨,缠绵而又缱绻;将来的,向往的是初夏的旭日东升,是阳光的明媚而又奔放。观摩五月的演示,仿佛一次爱情的行礼。
  你带来的五月,是我眼里的一幅水墨画。你哟,才是我心底一个爱的记符。当五月将逝去时,你在我的心底,燃烧火的激情。
  踏响小巷子的青石答答,追随清风羞答答的青翠。哦,我的恋人,江南五月酝酿的小女子,让我醉倒在你的柔波眼窝里——你啊,从五月走来。

上一篇:西子湖畔

下一篇:关于细雨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