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爱上一个诗人,会不会爱上一座城市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05日 15:09:23

原标题:爱上一个诗人,会不会爱上一座城市

  

  

爱上一个诗人,会不会爱上一座城市

  

  1917年上海《新青年》发表了中国第一批白话诗,成为中国新诗百年的发端。一百年后的2016年,上海举办首届“上海国际诗歌节”。

  

  

爱上一个诗人,会不会爱上一座城市

  

  北大第十四届未名诗歌节宣传词:“北大与中国新诗有着不言而喻的紧密关联……一次次引燃我们对诗歌和语言本身的无尽想象。”

  

  

爱上一个诗人,会不会爱上一座城市

  

  俄罗斯每年的6月6日是一个重大的节日,因为这是“俄国文学之父”普希金的诞辰日,也是俄罗斯的诗歌节。

  

  

爱上一个诗人,会不会爱上一座城市

  

  纪录电影《我的诗篇》在互联网寻找到六位特殊的工人,“……当这些工人诗人在电影中一一现身,你会看到一个令人震撼的、关于中国制造和中国奇迹的全新故事”。

  我敢断言,纵然是在诗歌鼎盛的朝代,那些大多局限于三三两两聚会的文人骚客,穷尽其智慧和想象,也无法预料时下诗歌的招摇。事实上,诗歌节是近几十年来因势兴起的产物,在我国改革开放以前,受财力、交通、通讯等诸多限制,诗歌“牵手”节日亦是不敢想的行径——更不敢想今朝如此这般地“呼朋唤友”的大手笔,更不敢想能有今朝的国际范——国内国外群贤毕至的气场。尽管诗歌节只是文化活动之一,但势不可挡的热度和频度,越来越逼近一些法定节假日。

  互联网搜索引擎关于诗歌节的定义近乎是宏观、抽象的,不着边际地费了一通笔墨,到了最后还是云山雾罩——这倒与当下貌似流行的一些不知所云的诗一脉相承。

  诗歌节虽然没有确切的定义,但各地举办的形式和内容大同小异,难逃下面的选项,作品奖+论坛或研讨会+诗歌朗诵会+诗人采风+作品集出版。

  我没记错的话,诗歌节的“开山始祖”是安徽省马鞍山。马鞍山当涂有座李白墓,当地政府在诗歌节还没成气候时与某国家级学会果断携手,一猛子办了近三十年的李白诗歌节,今年是第三十届。国人喜欢趋之若鹜,后来就有几个城市同时围着李白扭扭捏捏,凡是能在历史上与李白的人生轨迹沾点渊源的,都向李白“攀亲”,挖空心思地“绘声绘色”一通——李白如果活着,恨不能像孙行者,拔撮毛就分身了。

  李白当然是不可能再醒来的,但号称被边缘化的诗歌,诗人们却日渐忙碌,稍在圈内“混出”些知名度的,近乎疲于奔命于各种诗歌活动的“场子”。这活动一多,“混油了”的诗人就成了诗界的“大腕儿”“小腕儿”,就开始挑肥拣瘦了,谁给的“露脸费”多?哪个活动“短平快”等等?都作为诗人“翻牌”的先决条件。诗歌活动组织者或多或少有过这样的经历,并且继续经历着——总有那么几个“著名诗人”刚到会场,连喘口气的空当儿都不留,火急火燎地告诉工作人员,自己最多只能参加一天的活动(有时只参加半天活动),还有个重要活动在等着……反正是表明他(她)很忙!

  诗歌节“始祖”马鞍山还实现了另一个“第一”——承办了首届“中国诗歌节”,这是国务院批准的由原文化部、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国家级大型文化活动,各地申办异常踊跃。为了获得承办资格,后继申办城市如有三头六臂,相互间使出浑身解数,好像申办成功了,就从此鹤立鸡群了,就有与其他城市PK的资本了。诗歌节办多了,有的城市便不愿落俗套,改旗易帜,于是乎“诗歌周”等等诗歌节的子孙也腾空出世。名号不同了,不过怎么看,还是万变不离其宗。

  毕竟是“新生事物”,做着做着,就露出了剑走偏锋的端倪。本来是纯粹的文化活动,为了扩大影响和提升知名度,也开始“叫板”了。角逐之中,有的地方像赌徒赌红了眼,作品奖的单项奖奖金额,从最初的一两万元人民币,一路飙升到了10万元人民币。后来有一个豪情万丈的城市,弯道超车,直接飙到了50万元并以此问鼎,令其他城市望尘莫及的是,单单个提名奖就标价10万元,正所谓“一览众山小”啊!

  除了地方政府在做,一些诗人、诗评家,乃至无从考证的“名人”后裔也不甘示弱,把诗歌节当作营生来操持。我粗略地清点了各个诗歌节的旗号,发现颇有暗藏玄机的意思,居然没有做活着的诗人的诗歌节的,想必一定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理论。

上一篇:艾青与故乡金华

下一篇:捐赠艾青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