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有一种努力叫适应苦难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2日 14:24:13


  
  苦难就好像使人奋进的一种强催化剂,经历过苦难的人往往能够将自己塑造得坚韧,刀枪不入。
  
  故事的开头:是腊月的黄土高原,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黄土高原每一寸土地上,落在石垲节中学每一寸土地上,落在孙少平的黑馍馍上,落在孙少平的心里。当然,也落在每一位读者的心上。深沉而现实的笔触,感染了我,同时也感染了大千读者。
  
  看着孙少平因年轻而敏感的自尊心而逃离人群,独自偷偷领取自己的黑馍馍时,不禁想到从前的自己。不也因为家穷而不能和同学们享受同样的生活条件时而自怨自艾吗?但回头想想,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比起父母吃糠咽菜供我们上学,我们在学校的条件再不济也比他们在家里生活得好时,心里顿时释然了。而我也更加明确上学的目的了,那就是让家人获得更好的生活,让自己成为家人都保护伞。同样的,书中的孙少平在回家看到家人的样子后,他同样有自责,他同样满怀抱负,势必要改变家里贫穷落后面貌,在晓霞的开导下,也渐渐变得积极自信起来,梦想有一天能走出双水村,走出石垲节公社,走出原西,去到外面的世界看看。(中国散文网 )
  
  和郝红梅的丝丝牵绊是他在石垲节中学读书,是他在遇到晓霞之前的唯一美好的经历。那本《红岩》是他俩情谊的牵引与见证。然而,爱情往往不如他的生活那般纯粹,不如他那般纯粹。地主家出生的郝红梅,在生活上饱受压迫,和孙少平一样有着不为人知的自卑与敏感的自尊心。两个人因为相互同情而走到一起,惺惺相惜,这种惺惺相惜绝不是世俗中所说的“爱情”,亦不是长相厮守。这种因同情引发的感情很易碎,受不得一点风吹雨打。所以就在班上同学调侃郝红梅是孙少平“婆姨”的时候,两个人互相责怪,甚至不愿意说一句话了。孙少平是因为年幼的心而倍觉不好意思,虽然两个人都因此事而不痛快,但郝红梅却并没有孙少平的不快那么单纯。郝红梅的不快一方面是不好意思,另一方面是他不想被认作是孙少平的婆姨,不想被认作是这种穷人家孩子的婆姨。尽管两人最后和好,但也找不到从前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了,因为郝红梅的心最终暴露了,她要的是顾养民那种高贵子弟,只有和顾养民那种人在一起才有她的出头之日,像孙少平这种人只会把她带进无尽的深渊……这种为自己考虑的想法很好,很符合中国大多数女性的择偶标准。然而,如果她能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或许便不会那么孤注一掷了吧!
  
  与郝红梅不同的是,孙少平遇到了他的晓霞,和晓霞在一起,他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发现了一个全新的自己。他们在一起讨论国家大事,他们在一起讨论天文地理,没有什么比知识更让人渴求的了,人一旦陷入了求知的漩涡,就难以自拔了。而晓霞就是这样一个漩涡,聪明、大方、美好、自然。
  
  每个人的学生时代都有一个郝红梅,她和你十分相似,两个人能够平淡地相处着,却相互难以进步。每个人的身边或早或晚也会出现一个田晓霞,她催人奋进,在你脑海中一次次地打开新世界,让你想去追求,去提升自我。
  
  然而,纵使头脑中有无数个想要完成的梦想,想要去的地方。然而,当少平回到家,看到家里那个烂摊场——祖母瘫痪在炕,妹妹兰香读初中正是用钱的时候,包括自己也是,妈在家操持家务,爸爸和哥两个劳力维持一家的生计,刚好足够每日口粮。想到这里,少平那满怀的激情好似被一盆水泼了下来,浇了个凉透。
  
  然而,庆辛的是,他没有就此放弃,他仍然在努力,仍然在向往外面的世界。高中毕业后,在石垲节教了两年书后的他,那团梦想的火焰仍迟迟没有熄灭。就这样,他挎起那个上学时的破布包,卷上一床破被褥,就离开了从小生长的双水村、石垲节,去了县城。然而,农村里走出去的他,没有户口,没有体面的装束,便只能和东桥头那些外来户一样,做着揽工汉的活了。做揽工汉的他,也是我最敬佩的他。纵然出生于贫苦家庭,但好歹也是一个读书人,揽工汉的活岂是他所承受得来的?然而,坚强如斯,在远房亲戚那里感受到了冷眼之后,他的勤劳与务实得到了雇主的承认与赞赏。
  
  之后,在离家的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不断地做着揽工汉的伙计,那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他揽工路上最好的陪伴。
  
  人无高低贵贱之分,同样的,职业也无高低贵贱。尽管做着揽工汉的活,少平的灵魂一如白雪般纯净,扶危济困,关键时刻,不惜牺牲自我。即使白天干了一天活,身心疲惫,晚上仍然坚持看书。或许,也正是书,才使得他的心灵永葆纯净而不变质吧。直到后来去到煤矿,他的勤奋不变,善良不变,每月从自己的工资里面向家寄50块钱是他对家的责任,对父亲的责任。
  
  孙少平——在苦难中练就的能屈能伸的大丈夫。

上一篇:做真正的自己

下一篇:真诚要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