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接地气的文章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06日 06:58:06


  
  篇一:接地气
  传说中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飞啊飞,飞累了便在风里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可以落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
  周末,起了个大早,趿着拖鞋到市场,穿梭在热热闹闹的人群里,青菜一把两块钱,杂鱼十块钱一斤随便挑,豆腐一块钱三个什么都新鲜,什么都便宜、都想要尽管不那么干净整齐,尽管周遭杂乱喧嚣,可这才是活色生香的市井生活、本色生活。
  龙应台曾嘱咐留学的儿子:别总去沃尔玛,也给路边摊留点儿生意,他们比沃尔玛更需要你。作为一个小市民,我没有这样的觉悟,我只是本能地喜欢这种热气腾腾的生活气息。每个人都匆忙、专注地为生活、为柴米油盐奔波劳碌,不掩饰不矫情,活着,能吃能喝,就是一切,简单纯朴的真理。
  这几年,因为忙,因为懒,很多生活都交给了超市。一周甚至十天半月去趟超市,把冰箱塞得满满的,所有生活都搞定,很有衣食无忧的优越感。可是,每当看着那择得干净整齐还贴着绿色标签的蔬菜,我总怀疑这菜真的是从土里长出来的么?面对那封着保鲜膜的鱼肉,感觉这是用来看不是用来吃的。骨子里根深蒂固想念小时菜园子里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新鲜。还有过节时,眼巴巴看着阿嬷杀鸡鸭,放出血后的鸡鸭扔大盆里,一盆滚烫的开水淋上去,刺啦啦的,鸡还在扑腾着,阿嬷快手已经把翅膀和尾巴上的大羽拔光了而我已经吹开鸡汤上那层诱人清亮的浮油、闻到那沁人的浓香了。
  因为工作,先生得打飞的北京泉州两地跑,每次和女儿送他到机场,总打趣:一起去看大灰机!他总说:如果不是赶时间,真想坐动车或者高铁。他说:在云端,别说什么蓝天白云,就是一片空空落落,常常觉得人生虚无。而在列车上,看上车下车的旅客,看一扫而过的山川河流,过往都在眼前,感觉上就有了“待从头,收拾旧山河”的气概!我笑他:你终于接着地气了。
  导演尔冬升拍完《检王之王》和《大魔术师》两部戏后,觉得自己迷失了,“不接地气,不是我喜欢的样子!”为了找回那种接地气的感觉,他做起了社会调研,把视线关注到“横漂”演员身上,一个月之后,他开始筹拍《我是路人甲》。梁朝伟看过后评价:有传递信息,会让人思考,无论笑或哭都发自内心,毫不勉强。同行笑说:那个接地气的尔冬升,回来了。
  看多了高大上的歌剧交响乐,且来听听南音高甲戏;住惯了高楼大厦,不妨来茅屋草房感受下风声雨声;享受了太多的浪漫情调,不妨卷起袖管柴米油盐粗茶淡饭;总以为净土在西藏在雪山,其实把心气放平、把视线放长远了,天高地阔,笑看云卷云舒,净土就在你心里。
  居庙堂之高的皇帝大臣得时不时微服私访,才能体恤民情;躲在象牙塔里的学者只有联系社会,才不至于闭门造车;艺术家只有深入生活,才会有好作品;老师只有和学生打成一片,才可能真正教书育人;农民只有辛勤耕耘,才会有秋的丰收万丈高楼平地起,不接地气,空中楼阁、海市蜃楼,现实中有谁敢长久居住?
  年少时,总想飞得更高,喜欢风中自由的感觉,以为只要努力飞翔,幸福就会在更高的地方等你。却没想到,青春短暂,人是会老的,雄心壮志是会褪色的。那时才发现,阿尔卑斯山脉不只是用来攀登的,更是用来慢慢徒步慢慢欣赏的。
  匆匆太匆匆,飞翔的人啊,别让自己飞成无脚鸟,风中不是归宿。偶尔,我们可以收起疲倦的翅膀,落到地上歇歇,接接地气,那是万物之本。三毛说过: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
  
  篇二:接地气

  前些时候朋友去藏山游玩回来,告诉我说藏山不错,好多人造的风景挺好。我一听人造风景,心里就感觉没兴趣了,因为我喜欢天然造就的杰作,喜欢那些人力不可为的自然之美,如三峡,金沙江,武当山,普陀山,九寨沟,包括芦芽山我也很喜欢,这些都是自然之美,天然去雕饰,那美你可以穷尽你的想象而无法用语言表达。人造风景没这种效果,因为设计者已经对美事先规划了,格调是固定的,设计者企图让游人站在他设定的角度欣赏美,这美就有局限了,所以我不太喜欢。然而朋友的后一句话又让我心动了:虽然是人造的,但也是值得一游的美景,可接灵气,接地气。我想,现在这生活环境能够接灵气接地气的地方也确实太少了,既然藏山是能接灵气接地气的地方,那绝对应该是好地方,我突然有了立马就去的冲动,因为我好久觉得自己活的不成气候,就是因为没接上灵气没接上地气。
  在我的映象里,能接灵气接地气的地方最数泰山和杭州。所以那些年,我一有机会就去爬爬泰山,去杭州西山灵隐寺转转。也许你不信,那些年我活的就是顺当,干啥都顺,归之根源我认为就是能不断地接上了灵气和地气。
  当然,这两个地方灵气和地气是各有所侧重的,泰山地气高,杭州灵气大。(中国散文网- )
  泰山,历代皇帝都愿意去的地方,而且大都是登基后的首选,不为别的,就是要接地气,让基业千秋不倒。登泰山,要在天亮之前,于朦胧中跨过南天门,越过天街,在开阔山顶,昂首东望,太阳从地平线冉冉升起,照亮晓霞,染红大地,浩气冲天,气势磅礴。伸出双臂,环抱太空,闭上双眼,做个深呼吸,你顿时会感觉到紫气东来,沁心沁脾,再慢慢呼气,吐出心肺中的污浊晦气,你顿时感觉心旷神怡。如果你感觉如此,那说明你接上地气了,苍天会助你一臂,有病祛病,无病去灾,事业有成,仕途光明。如果你感觉非此,还浑身发抖,估计你是感冒了,到医院可能是你最好的选择,不过你别疑心,苍天是不会抛下你的,因为你是好人,苍天对好人是特别恩惠的,愚人登顶能醍醐灌顶,智人登顶会绝顶聪明,。上苍对坏人则不同,他没这些感觉,他会觉得肛门发紧,寒气四出,老百姓说这是狗屁着凉,离蹬腿就不远了。
  其实,上苍对皇帝老儿也是不十分理会的,因为他们大都私心太重,他们期盼基业千秋,目的是独霸人间,有的甚至期盼长生不老,到天宫坐坐玉皇大帝的宝座。苍天哪儿能容忍这样的事情,所以就在泰山脚下放了个孔丘,这孔丘是奇丑无比,可是接足了地气,人就无比大气,上苍的意思是皇帝老儿们如果能接受这奇丑的容貌,能听懂智者的指点,那你的江山可保你百年几百年,但不会是千年。于是乎,孔子给皇帝老儿们讲中庸之道,让他们做事要外圆内方,对百姓要好,国泰民安,基业就牢。再于是乎,一个绝顶聪明的皇帝就用黄铜做了一种外圆内方的物件,发给老百姓,结果老百姓都成了那物件的奴隶。孔子又对老百姓说,万事和为贵,孝为先,要善始善终,结果三千多年,中国人竟然不懂不靠也不要政府社会福利只是靠儿子辈来养老就不知不觉地搞出个人口大国。
  如果说泰山蕴藏的是与江山社稷,修身齐家,行孝报国有关的地气,那么,杭州蕴藏的就是人与自然,与天堂,与心灵沟通的灵气。与自然沟通产生了西湖三潭印月,柳浪闻莺,之美景,龙井茶和虎跑泉之美饮。与天堂沟通产生了雷峰塔下青白二蛇,后人托她们的福分,苏杭有了人间天堂的美称,而且杭州美女如云,个个身段妖娆,眉清目秀,肌肤白皙润泽。与心灵沟通使得杭州女人温柔委婉,心灵手巧,男人也总能盼着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当然,说杭州男人盼天上掉下个林妹妹那是个玩笑话,但杭州男人确实非常了得,最有代表的男人是岳飞和秦桧,不管是流芳百年还是遗臭万年,不能否定他们都是那个时代对社会有影响的人,不是窝囊憋屈之辈。
  杭州最显灵气的地方应该最数灵隐寺了,那里总是游人如云香火不断。而灵隐寺里最有灵气的又数观音菩萨,据说观音菩萨在那里主管的是生儿育女,香客个个脸上带着敬畏带着崇拜带着虔诚带着期盼带着感恩,把传宗接代的希望郑重地交给了观音菩萨。看那场面,我是为观音菩萨担心的,一是感觉她太劳累,担子太重,二是怕她一不留神漏了谁的祈祷,耽误人家一年的事。不过,肯定观音还是十分慈悲和敬业的,不然那香炉不会从以前的一把把细香变成一捆一捆的,更有那手腕粗一人高的巨香也比比皆是。那缕缕青烟,静静地叙述着菩萨的大恩大德,轻轻地把灵气洒向人间。当然,灵气的大小是与香客的积德多少是有关的,因为苍天有眼,好人和坏人报应是不一样的。
  话说到这里,藏山是应该去看看的,能接灵气也好能接地气也好,与大地和苍天的沟通,至少会让你心地纯洁,心胸宽广,也许还会多一份浪漫,多一份情趣。
  更也许,会多一份爱,因为大爱原本就是天与地的恩赐。
  
  篇三:清明回家接地气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不想今年,临近清明,古城西安的天气有些寒冷,有人称之为:“倒春寒”。我从小在关中农村长大,喜欢寒冷,反而觉得比较舒服。住在城里的暖气房,出出进进,冷暖交替,弄成了鼻炎,自己命苦,享不了清福。
  弹指挥间,马上四十不惑,年龄到了,但是遇到事情能明辨不疑没有达到,面对多变的社会,越来越觉得自己“弱爆”至极!二十岁离开西府陈仓贾村塬来古城上学,转眼间又过了二十年;等于自己是,宝鸡一半,西安一半;农村一半,城里一半。虽说有房有车,表面还有几分人模狗样,但是一开口说话,浓重的西府口音,便暴露出了自己。
  村里人说自己是城里人,城里人说自己是农村人。再看看自己,有点“四不像”。
  英雄不问出处。谁能借我一双慧眼,读懂人间红尘,疗治内心无言的暗伤?
  说到本质,我还是一农民。年轻时,害怕被人瞧不起,装作“城里人”,虚伪在作怪。慢慢地觉得,是啥人就是啥人,活得要真实,一切顺从自然,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装不会、学不会的,别扭。就像找对象一样,门当户对可能长久些。
  在农村时,天天奔走在西北风盛行的泥土路上,风土如鼻,异常呛人,没有觉得泥土的珍贵和芳香;在城里生活一天一天,觉得自己要飘起来,且不说水泥路面,每天从高层房子的窗子望下去,总感到自己越来越轻,要飘起来;城市的日益增高的水泥森林、乱七八糟横穿的汽车、乌烟瘴气的各种气味等等,不断地在掏空我们的心灵,没有了降落和抵达的地方了。
  想来想去,今年必须要回家接地气了。
  大地回春,满园春光;气清景明,万物皆显。踏着春的节拍,清明回家接地气。现代城市化发展是必然,生我养我的村庄必将在某一天消失,我无能为力,只能自己努力着贴近大地,靠近村庄,把自己的灵魂找个地方安顿。
  家乡清明有祭祖扫墓的讲究。贾村塬属于旱塬缺水,一般一个村是一两个姓,杂姓很少,村上的坟墓被选在风水极佳的地方,穴位得气,龙脉相传,一个个坟墓依次排开,常年的风吹日晒,雨淋雪覆,坟头会变得小而平。祭祖扫墓会选在十二点前进行,一般家里的男人,以及姑姨亲戚都要去,上上高香,点上蜡烛,烧些纸钱,滴上美酒,大哭一场。走时,拔掉坟山的野草,用锨把周围的土垫在坟上,攒上坟头,焕然一新,只求先祖安享大地之香,子孙万代平安吉祥。
  趁着这大好时光,不光祭祖扫墓,我是要接地气。我不懂地气,过去听久病在床的老人不时说要下床走走,接接地气;否则,离驾鹤西游不远了。地气究竟是什么?不大清楚。只是觉得自己需要,需要踏着麦苗,呼吸新鲜的空气,挖些苜蓿、剜些荠荠菜油泼辣子醋调上,喝碗小米稀饭,吃一口白面馍,五谷入怀,气血畅通,地气就接上了,心里也有底气了。
  记得有一次埋人,对我影响颇深。棺材上留有一小口,放至墓堂,在其下挖有一小洞,埋一装有五谷的陶罐,说是人死后也跟活着一样接上地气。尽管棺材被黄土埋了,但是地气没有断,记忆最深处,遥远的秦腔一直相伴。
  “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萌动。”大地回春,万木复苏,天人合一,和谐共长。清明回家接地气,让我的心又亮堂一次。大地是我们万物之母,她发出的地气是精华,哺育我们人间生灵健康成长。不管我们身处何地,身归何方,有些事情可能无法改变,但是优良的传统不能忘记;我们的心灵因接地气而更加美好和充满慈爱,我们因地气而更具气场,这种气场,不可说,是可以凭智慧之心可以感觉到的。

上一篇:关于梦境中的文章

下一篇:陋室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