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关于蒲公英的文章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06日 06:59:08

  

  
  篇一:心念蒲公英

  盼望多时的春天似来非来,如今仍是乍暖还寒。柳丝慢慢悠悠的泛绿,杏花、梨花挣扎着露了笑容。山川田野的蒲公英,是否新生了绿芽?吐露了芳蕊?
  又是一季呵!我独独记挂着你,小小的蒲公英。那小刀似的窄长的叶,那金黄色的小花盘,那匍匐在地上的身躯,那做成茶叶的清香,那凉拌成家常菜的涩涩的苦......
  记忆总是在春天复苏。
  上小学时,家里没有课外的书阅读,除了课本还是课本。不经意间,发现了父亲的一本中草药手册。上面图文并茂,有各种草药的名称和图片,还有功用介绍。爱在书上空白处画画的我,翻来翻去,喜欢上了会开花的蒲公英。于是,我的课本上,同学的课本上,便都画上了在花盆里栽着的蒲公英。用蜡笔涂抹的蒲公英,获得了同学们的普遍赞誉,也温暖了童年的许多记忆。更多的时候,是直接和伙伴们走在山野里,抢摘蒲公英的花朵,直接吃下或者拿在手里把一玩。抑或是当蒲公英黄黄的花朵变成白色绒一毛一状,摘下来,“噗”的一吹,看她的种一子四散飞去,留下奔跑捕捉的身影和串串笑声。
  更有趣的是,一天,父亲告诉我,蒲公英是一种珍贵的中药材,春天来的时候,你不防挖一些,卖给我。于是我便提上篮子,带上铲子,奔向田野地头,挖回蒲公英,晒干,卖给父亲,暗自窃喜的挣得人生的第一桶金:七一毛一钱。从此,我喜欢上了春天,喜欢上了在春天生长开花的蒲公英。
  上高中时,读壶井荣先生的《蒲公英》,对她的认识多了一层,喜爱也多了几分。如今,我仍能记起课文中的句子:“一旦扎下根,不怕遭践踏被蹂一躏,还是一回又一回地爬起来,开出小小花朵来的蒲公英!我爱它这忍耐的坚强和朴实的纯美。”蒲公英只为长在路旁,被践踏、被蹂一躏,所以才变成了像趴在地上似的姿势的么?壶井荣先生回忆战争年代,蒲公英那顽强的生命力留给他的感慨。多少年后,重温经典,我竟心生戚戚!
  童年时的喜欢是因为好玩。而现在,随着对她越来越多的了解,对她的喜爱便多了许许多多。她不仅可以泡茶、当菜,还有抗菌、抗真菌、抗肿瘤、抗胃溃疡、利胆、保肝等作用。那么普通的蒲公英,却有那么大的功效。当然,我喜欢她,还有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她极强的生命力。不论路边地头、不论坡高路陡、不论石缝沟坎,只要有一点点泥土,她就能健康成长!不张扬不炫耀不屈服!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而我,心念的仍是小小的蒲公英。
  
  篇二:蒲公英
  小小的一株,很平常;开黄色的小花,也很普通。
  不要小觑这不起眼的植物,她结出的果实很神奇。
  一白色的绒球,一毛一茸茸的,蓬蓬松松,却很成功很圆满很实在。她的传播不需要蜂蝶,不假他人之手。只要风一吹,白白的绒球,便散开成无数的小精灵,一个小精灵像一顶降落伞。茸茸的“一毛一伞”下吊着成熟的果实,飘啊飘,飘啊飘,要飘多远就多远,爱飘到哪儿就飘到那儿。只要有土壤有阳光有水分,来年便一定可以实现她的心愿,她的梦想,把成功,把希望,把喜悦,年复一年,绵绵不绝地传递下去;把神奇,把欢乐,把爱,分享那里的小朋友们!
  路边公园的草地并不大,却零零星星长着不少蒲公英,有的正开着黄花,有的已撑出了白绒球。一位年轻的母亲,带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正在吹白绒球。红红的脸蛋,腮帮鼓鼓的。
  我不由想到那个腼腆、孤独的小男孩,也在和边吹蒲公英。看着那上下飘动,四处飞舞,且渐渐远去的小精灵,自言自语道:将来我也一定要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中国散文网- )
  三十年后,他小时后许的愿实现了,他一飘再飘三飘,最后是飘得够远的了。
  但他并不明白,飘得再远,本身并不说明什么。
  我喜欢蒲公英。
  虽然,她的果实,她的梦想之成熟、圆满,尴尬地反衬我的青涩幼稚,黑白模糊,残缺不全。或许,我该反省自己的懈怠、肤浅、浮躁。
  我喜欢蒲公英,尤其喜欢她随遇而安的恬淡平和。
  命运吩咐,不管是轻风、和风,还是讥讽、狂风;把她送到随便一个什么地方,什么角落;要她点缀花园,要她报导春讯,要她陪伴孩童,甚至要她隐姓埋名,要她自生自灭,要她……
  她做了,默默地做了。做得像她结的果,那么圆满,那么心平气和。
  没有牢骚满腹,不会怨天尤人;没有愤世嫉俗,更不会骑着瘦马,挺着长矛,四处找风车拼斗。
  我喜欢蒲公英,喜欢她的甘于寂寞,甘于平凡。
  她没有华丽的色彩,没有绰约的风姿,没有醉人的芳一香。她甚至不入流,不上百花榜,不上群芳谱。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并不妨碍她从春到秋,默默地长,默默地开,默默地飞扬;默默地为大地、为大自然尽一分心,出一份力!
  我喜欢蒲公英。她时常潜入我的梦乡,不分春夏秋冬。而我,总要抓牢那把五彩的“魔伞”,随风飘啊飘,飘啊飘,飘回忧伤的童年,飘到忧伤的河边;飘向永恒的母亲,飘落永恒的家园……
  
  篇三:蒲公英的眼泪

  风吹过你的脸,俨然已无了思念。旧时那片尘埃未曾落定的天,如今已被青云遗忘在,遥远的万水与千山!蒲公英,圣情的天使,守了一世的孤独与铅华,难道她真的没有眼泪?
  冬雪悄然散作飞絮,沧海可曾沦为桑田?风化了容颜,不变的祈愿,情深缘不浅。踏遍青山,海岸沉浮,黄花落尽,怎奈黯然魂萧瑟?穿越红尘,泪眼西风,悲欢惆怅与慌凉,谁怜那一片片瘦小的身影,花落何方?或许是横亘山岩,永不得生;亦许是飘零入水,自水而流;还是沉浮天际,漂泊四方。只是有谁还会去在意,曾有晶莹的泪滴自天而下。
  蒲公英没有眼泪,因为她忘记了还有夏天的风吹,伴着深秋的憔悴;蒲公英没有眼泪,她只是回望红尘,千年一现的轮回;蒲公英没有眼泪,只是岁月的刃刀,无情地从她洁净的身上划过,留下了时间的堡垒。如果说不是那个烟雨蒙蒙的夏,不是那阵夏里孤苦无依的风,不是那风中凄凄美美,亦真亦幻的笑容,那么她,白雪似的蒲公英,真的真的不会在这个春天,泪如雨下。只是,当那些过往的云烟,再一次随风走远,她依旧会记起,清晰地记起,那些不变的誓言,如同一丝丝织绸的线,从海角连到了天边。或许,真的是驻脚的原野,融入了太多残酷的谎言,以至于所有的恩怨,都落到了自己翩跹欲飞的肩,再也不能,陪风去看,天的那一边,会有彩云的出现。或许,一切只是梦神的意愿,让你徘徊在伤痛的边缘,走过,再原路回返,不留一点无辜的思念。
  正如清秋的落叶,长眠冰冷的墓冢,只为等待下一个春天。蒲公英,她们注定漂泊,注定流离,注定失所,即使曾被赋予一个多么动听的名字,命途中将背道而驰:一切的美好,只流传在寻不到的传说;所有的希冀,都不曾明晰地来过;几世的祈求,也只能似落花般飘落。蒲公英,她本不奢侈太多,只想在这漫无边际的原野,静静走过,静静沉睡,静静风化,幻想在亿万年以后的哪一天,深埋的折痕也会忽然变成蝶儿七彩的翅膀,从金黄色的太阳底下飞过。
  然而生命,总是充满太多偶然,情缘迷离,随处停靠。这一刻相偎相依,下一秒却天各一方,遥不可及。她们,本是生于同一片土地,却要彼此分离,幸好她们还有眼泪——传说,每一朵蒲公英的前生都是一滴晶莹的泪,她们同为彼此而生,为彼此而灭,想念时,她们便可透过无暇的泪珠,看到彼此的心事,彼此的诺言。于是,清秋的寒露,变成了她们寄给彼此的祝福,伴着深深浅浅的想念,夕阳西下,黄昏的天边,云织一段彩霞,她们孤苦的心,是否也伴着这一轮落日,轻轻地沉睡?她们累了,也倦了。只是,那一株黎明的仙草,从未来到,即使她们苦苦等了一年,再一年。月神曾说:一切世间的等待,终是一个无期的盼望,无期的归来,纵使,蒲公英还是成了无期的等待。
  蒲公英,曾在那个属于草原的小小角落,书写着自己的诗,哼唱这自己的歌,编织着自己的梦。也曾在那个被草原遗忘的角落,怅然若失,心痛过,绝望过。如果不是天使的翅膀,捎来一滴远方的眼泪,不知她,会不会寂寞。蒲公英的眼泪,不染一尘,剔透而洁美;蒲公英没有眼泪,她只是草原的一个传说,不曾令人赞吟,令人描绘。只是,最洁净的,还是那一滴,唯美的眼泪!

上一篇:陋室的文章

下一篇:那时花开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