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关于冬阳的文章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06日 07:02:17


  
  篇一:陌上冬阳
  午后,办公楼前,阳光经过办公楼反射到地面上,格外暖和,水池昨晚刚刚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如今也已经融化殆尽了。
  我放慢了脚步,恋恋不舍地走在这段不足20米的温暖之路,享受着这片刻的温暖。寒冷的冬日里,能有机会享受到这样的阳光,已属奢侈。
  我曾经有大把的时间去享受阳光,曾经总是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置于温暖的冬日下。而如今,日复一日的工作肆意抢夺着我的时间,压迫着我的空间。偶有时间我宁愿睡个懒觉,或者躲在办公室吹着那一旦让人习惯适应之后就难以摆脱的空调,再也没有了小时候那种享受冬日阳光的快乐。
  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电脑屏幕基本看不清了,可我并不讨厌。
  阳光总是能勾起那些美好的记忆。
  伴着阳光,我悠闲地往山顶上走着,偶尔扑面而来的风,竟也有些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感觉。漫山遍野的枯黄并没有破坏我的兴致,让人觉得萧条,经过阳光的照射,反而增加了几分温暖的味道。尽管去往山顶的小路崎岖不平,可我总是喜欢时不时闭上眼睛一步一步往前探,而我也从来没有摔过跟头。我习惯于先爬上山顶,站在山顶上,眺望着山下,公路、村庄、河流、田野,直到远处连绵不绝的群山。山上特别地静,不时有几只麻雀飞过,也只是静静地在草丛中觅食。走过枯黄的草丛,偶有几只在寒冬里存活下来的蚂蚱无力地蹦几下,便没了踪迹,大概是无力挣扎,索性放弃。
  我喜欢这份静谧,但我还是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树林、空中都飘着我的歌声,我喜欢在这样的环境下唱歌,对着树林、天空或者山下。在这里,我不再害怕因为有人突然出现会听到我的歌声而让我感到尴尬或者羞涩,我可以尽情地让身体随着我的歌声晃动,尽管我自己都意识到动作蹩脚得可笑,尽管我唱的歌里很少有欢快的节奏出现。但我还是享受着这个时刻,因为我有了自己的舞台,因为没有听众对我很重要。对我来说,唱歌是一种内心情绪的释放、心情的表达,我不需要听众,我只想静静地唱歌,让歌声传递我的思念、祝福,用歌声表达我的抑郁、忧伤。所有难以言表的情绪和心情,都在那一首首歌里。这一刻,不用刻意,不用掩饰,不用懊恼,只要自己舒畅就好;这一刻,不用嘹亮,不用婉转,不用动听,只要自己内心深处能听得到。不吐不畅,一吐为快,唱歌似乎有这个功效。兴奋过头了,需要抑制;压抑过度了,需要排解。每次唱完之后,原来的亢奋也好,低落也罢,总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归于平静。久而久之,我喜欢上了这里,每个寒假回家都会来这里,这里有我的老朋友:一轮一春秋的树木,一岁一枯荣的草丛,或许还有熬过了许多寒冬的麻雀。我的心情,他们聆听过。
  唱累了就往路边的狗尾巴草丛中一躺,张开双臂,闭上眼睛,感受眼睛里那若有若无的红彤彤的太阳,感受那吸收了太阳光热的枯草的温度,温暖瞬间便传遍全身。只一会,便半梦半醒之间了。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夕阳的半个身子已经躲到了山的后面。起身,伸个懒腰,拍掉身上的枯草,下山。走着走着,炊烟的味道扑鼻而来,不,是再熟悉不过的家的味道。抬头一看,家家户户的烟囱都升起了炊烟,映着夕阳的光辉,我不禁驻足,欣赏这温馨而富有生活气息的画面。
  很久没去过了,身不由己和惰性让我渐渐远离了这份快乐。两年多的时间了,有很多的故事,需要很多首歌曲,只是,时间会产生隔阂吗?那些歌我还能唱得出吗?两年多没等到我的你们是否还在坚持守候着我的到来?
  最后一缕阳光从电脑屏幕上挪开,结束神游故地,继续工作。
  
  篇二:冬阳里笑看花开

  徜徉在冬阳里,笑看花开;满脸温馨,满心幸福。突然间觉得,人生最大的幸福也只不过如此,追求一份宁静,追求一份舒心。
  ——题记
  不经意间,连续两年发现这个季节,我养在办公室里的杜鹃花开了。
  带着无比的兴奋和欣慰,我一遍又一遍的围绕着花转,真的欣喜如获至宝。这一年开两次的杜鹃,在我看来格外的稀奇和珍惜。
  不是,这株花开得有多么的妖冶和香气多宜人。它一直在每年的冬天含苞欲放,总算也说明我平时对它照顾是不错的。
  我一直很诧异,杜鹃花是不应该在这个季节开花的,为此特意查了它的花季。或许,这花是通灵性的,在冬来临的时候,喜欢给我的办公室里来点青翠艳丽的点缀。
  看着花开,我的感觉是好的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不仅是因为看到了它的美丽,在它开放的时候,让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对生活的希翼。杜鹃也能在此时开放,人生还有什么所不能的呢?(中国散文网- )
  人在心情好的时候,或许做什么事情都是愉悦的。埋头苦干一番后,抬首望向了窗台上的杜鹃花,它开得正欢。两年前,我无意间买下了它,卖花的说养得好的话,能养几个月。我是不懂养花之人,当时买下它,无非是想怡情,没想过要养性。
  我一直以为,这盆花不能养多久,连卖花的都说只能养几个月,我这个不懂养花之人,能养过花期已经不错了。因为喜欢它,才买下它的,为此我也成了一个不懂养花知识的养花人。
  每天,清早来到办公室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浇花,随时注意着花盆里泥土的潮湿度。记得,花匠来我们办公室给其它的花烧水的时候,我有意无意的咨询关于杜鹃的养植知识,关于这花是喜欢干性的还是潮性的。
  慢慢地在两年的时间里,我也摸透了这花的习性,在我看来还是蛮好养的,它有着顽强的生命力,给点阳光就能健康成长。都说,杜鹃不好养,可在我这里特别的好养,或许它遇到了一个用心来养它之人,所以,以其特别的蓬勃朝气一直笑对着我成长和绽放。
  或许,办公室里有了花花草草的点缀,使人的生活顿感明亮了很多。我是尤其喜欢自己买下养了两年的这盆杜鹃,在我空暇之余,总喜欢围着它兜兜转转,喃喃呓语。
  此时,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射进了办公办公室,它慵懒的散落在了那盆海棠和其它的花上,我望着这冬天里格外让人感到舒服的这道景。轻轻起身,然后我眯着眼,望着窗外懒懒洒进办公室的冬阳和快乐地绽放着的杜鹃花,我的内心感到无比的幸福和舒心。
  我用全身心的视觉体验着冬阳的温馨,闻着阳光下杜鹃花未曾散发的清香,我的内心极外的幸福。看着花,偷着窗外的那缕阳光晒,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愉悦。
  当初,我花养的是那么的随心所欲,然而今天它却是开得如此的灿烂。在所有的顺其自然里,杜鹃和冬阳让我整个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突然间,发现幸福也只不过如此的简单,在没有任何的刻意里,生活已经把所有的幸福和快乐向我反馈了。
  真的在刹那间感到欣喜的同时,也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何谓幸福?何谓快乐?并不是用很多的字眼和很多的符号来武装生活,也不是用很多的程序一道又一道的来堆砌生活。而是,在所有的不经意里,让生活轻轻地向我们展现它作为纯真的点滴,那就是幸福,那就是快乐。
  其实,在很多的时候,我们顾名思义的在追寻所谓的幸福,在追寻所谓的快乐,往往忽略了生活的本真。把一件又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反复的复杂化后,再找到一个答案,在满身心的劳累下,以为找到了幸福,体验了快乐。
  在这样的一次又一次反复里,经久之后才明白,这不是自己要的幸福,这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快乐。冬阳里花开,是那么的顺其自然,却是让人感到了无比的欣慰和快乐。这冬阳和杜鹃花,不仅快乐自己,也快乐了他人,是多么的简单,但又是多么的极致。
  在严冬里,我们冒着风雪一路前行,或许是种韧性,或许是种毅力。当我们跋涉千回后,终于到达了终点,或许是看到了雪山上的雪莲。我们会欣喜,会雀跃,会为自己的这种韧性而折服,同时也为雪莲的傲雪独崖而啧啧赞叹。
  那么,我们有时何尝又为什么不让自己变得从容一点呢?我们可以不去采集傲于独崖的雪莲,我们可以改为在冬阳里笑看杜鹃花开。虽然,后者和前者相比较而
  言。平凡了点,不脱俗了点,但那也是一种生活,只是一种比较顺其自然的生活。当然,在冬阳里笑看花开的人,未必是慵懒的,只是追求了一份随意。
  在冬阳里笑看花开,幸福花儿在内心朵朵开放。或许,我是个庸俗的人,所以我看到了阳光,看到了花开,就乐得逍遥自在了。我喜欢一切纯纯真真,简简单单的生活,就如看到冬阳里的花开,就幸福万分。
  我站在温暖的冬阳里,眯着眼笑看花开,任由窗外寒风呼啸,我的内心安静如斯,快乐洋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