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花的回忆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8日 01:36:08


  
  篇一:花的回忆
  这个季节没有花香。桃花早已隐去,而栀子花还没开。没有花香的日子,人也变得慵懒起来。于是坐在屋前,沐着这季节特有的阳光,不免又怀念起外公的小花园来。
  外公的花园很小,仅两个房间大,是一个半圆形的阳台。或许那并不能称为花园了罢,在一般城里人家大抵只植一两盆文竹或水仙,放在书房的一角或是厅堂的桌几之上,添些许情趣的。
  外公爱花,阳台上安置着满满的花盆。从娇一嫩的玫瑰,飘逸的水仙到清幽的茉莉,淡雅的紫罗兰,各式各样。春夏秋冬,这个园子里总有五颜六色的花儿,吐露无限馨香与生机。正因如此,我儿时的枕畔总少不了或浓或淡的花香与甜美,伴我安然入梦。
  那时,我是不懂花的。
  然而,花开的时节总是让人异常喜悦。当尖尖的花一苞在绿叶的榆荫下探出头来,等待的心情便在和风中舒展开来。又是一个花季到来的时候了,我迫不及待一天数次去久久探望,守候花开。好不容易,花儿在盼望中从一个如星星般的亮点慢慢绽为半圆、大半圆,继而怦然展开!于是整个生命的灵韵与初绽的第一缕幽香便回肠荡气地散漫开来。站在花前,闭上眼,从轻柔的境界中细细地去感悟生命的颤栗。而恰在此时,仿佛置身冬日却有温暖的阳光洒满全身。
  外公上过学堂,颇有学问,对花也颇为考究。诸如日头大的午后,哪一种花须搬到阳光照不到的屋檐,哪一种花须多加关照,供足水施足肥。每每提及哪种花,外公便能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外公泡得一手好茉莉花茶。他常说,采茉莉要待花开的清晨,带露珠,小心摘下来,放在通风的窗台,等花慢慢失去水分,由摘前的纯白变为淡淡的黄褐色,就可以收藏起来备用。泡茶时,取三四朵在杯中。待到揭开茶盖,茉莉的清香便会飘逸遐迩。喝入口中,香韵四溢。一杯下肚,沁人心脾。
  这已是十多年前的旧事。但想起来却犹如那花的馨香,无时不在。花开花落中,我一天天长大,外公也逐渐老去。在我出外求学那年外公阖然离世。他的花园却仍在的,只是少了照料和调理,花园终是一日日萧索衰败下去。
  外公去世已有两年了,我常想人生与花虽有许多不同,但起点与归属总有些相似之处。正如花开花谢,花开一季,或以颜色,或以清香给人和自然界带来一季美的享受,季节一过,自自然然谢去,如人走完自己的一生,是喜是悲,是好是坏,应没有悔意。
  
  篇二:碎花的回忆
  有一次路过一个服装店,看橱窗里挂着一件碎花的短袖上衣,不知怎么,看见那满衣碎碎的小花竟是那么亲切:黑底儿上撒满指甲大小的粉红,浅黄,素灰,淡绿,虽然满满密密的,但朵朵完整清丽,一点都不零乱。天啊,越看越喜欢,它好像就是我前世穿过的衣服!
  毫不犹豫,我买下了它。像捧回了一个记忆,总觉得它似曾相识。但,到底在哪里见过它呢?是儿时母亲穿过的碎花衣服?是童年的山中春夏季节里那些零零散散盛开的野花?还是襁褓中曾经被母亲用这样美丽的碎花布片包裹着?
  如果能让我做一次心灵的回溯,我想我一定会了然我与这碎花图案的因缘宿往。
  最美丽的记忆总应该来自生命的初始吧,它会带着一种素朴的家的温馨,一种悠远的淡淡的乡愁,还有一个如花似锦的少女的梦……凡是最美好的都是说不清的。(中国散文网- )
  对于穿,我总是不得要领。对于潮流没有一点观察力,永远不知道街上在流行什么。买衣服也大多是每个季节缺什么买什么,而买回来穿在身上,也总会被邻里们评说成“土气”。
  有一年回故乡,见到小时候最好的朋友媛姐,她毫不客气地指出我的穿着太“土”,并下决心改造我。在她家里,她打开她的衣柜,让我挨件试穿她的所有衣服,只要合适我就可以穿走。在她的逼迫下,每件漂亮衣服都被我撑得“咔咔”响,我们笑得惊天动地。她并不灰心,揣上一沓钱,拽着我去品牌店,感动归感动,可是没有一件适合我,她也只好作罢。
  对于穿戴的不得要领,真是吃过苦头。有几次出远门开会,我总是按着季节带上一两件衣服,简简单单的死抱“出门一身轻”的理念。我却发现与会的所有女士都不同与我,她们要带一大箱子的衣服,开会时,旅游时,聚餐时,天热时,天凉时,她们都像模特似的频繁换装,我敬佩她们懂得在人生的舞台上适时展现自己各种异样的风采。敬佩她们懂得作为女人让自己活得美丽而气韵饱满。其实,爱自己的人最美丽。
  恨我悟道太晚。如果气候没有什么变化也就罢了。有一次,记得是去北京,在家时还是挺冷的四月天,我照例简单穿戴着一身秋装出门。可是北去八百里外的京城,气候却忽然热的似夏天,苦了我没有带薄衣服,脱去毛呢上衣,胖胖的身体只能罩着紧巴巴的毛衫,那份窘态一辈子也忘不了……
  想起那年去东营,我的皮凉鞋忽然的就坏了,无法走路了。可是会议日程安排紧张,东营的街市又太旷廖,商店稀疏。正愁困中,济南作家韩庆梅却告诉我她带来了四双鞋(她因腰脱不确定自己行动时该穿那种鞋)!当时激动得我真不知说什么好。她哪里是什么作家呀,简直就是鞋贩子啊。
  那个夏天,我把自己那双断了带儿的皮凉鞋规规整整地留在了宾馆的鞋柜里,穿了一双韩庆梅的旅游鞋回来。现在这双旅游鞋还完好如新呢,每见到它都会为朋友的情谊深深感动着。
  经过了那几次的困窘,我学会了买衣服,每个季节都买。再出门时也懂得热天筹凉,寒天备暖。尽管还是不懂潮流,只要我喜欢,土与洋都无所谓。衣服本来也是一种语言,一个人穿什么样的衣服就表达着他是什么样的生活状况和心情、品味。我们一直很崇尚素朴之美,也崇尚淡雅之美,为什么不能崇尚美之本身呢?就像这件碎花短袖,它那满布的美丽小花,那么充满着自然的信息,实在是很富有一种乡野的回忆,穿上它我的心就会变得柔婉起来,会觉得又被一种温软的亲情包裹着……

上一篇:生命中的微感动

下一篇:淡如水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