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依客文学网_唯美诗词_个性签名_原创散文
菜单导航

betway必威亚洲官方网站_莫言巧用小故事阐释“守旧与创新”

作者: 北京依客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7日 02:30:47

  我们经常呼吁重读经典,不仅自己读经典,也呼吁孩子们读经典,这样一种怀古现象也是对现代作品的不满。尽管如此,就像我们不能因为杂交稻米的味道,也许不如原来的稻米味道好,就否定杂交水稻一样。

  在科技领域需要革命性的思维,文学艺术领域、食品生产领域等,则需要怀旧情绪,甚至复古意识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强晓玲

  一直以来,文化和经济是推动社会发展的两种力量,文化是经济的基础和先导。“文艺复兴”开启了欧洲工业革命的道路,“五四”新文化运动也为中国现代化发展扫清了障碍。12月2日,海南博鳌,在1500多位企业家与会的“2019年中国企业家博鳌论坛”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著名作家莫言在论坛中用人们熟悉的小故事,从哲学的角度论述了“守旧与创新”“差异的美”,与众多企业家探寻中国企业文化如何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新。

守旧与创新

  “我不懂科技也不懂企业,但是作为一个小作家我有很多的梦想。我在北京坐车遇到堵车的时候经常梦想,如果有一款汽车,堵车的时候能够飞起来,不堵车的时候在路上跑,该是多么幸福事情啊。”

  一开场,莫言就为企业家们提出了一个新的命题。

  莫言说,创新并非改革开放之后才喊出来的“响亮口号”,从特定意义来讲,从先秦甚至更早就已经出现,“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守旧与创新的斗争史”。

  “假如当年不烧这些东西现在还要种地吗,不要种地了。”莫言说,哥哥每次在提自己放火点燃的旧字画时,总是后悔不已,那是爷爷替村里一个开烧酒作坊的大地主保存的旧物。

  即便这样,莫言仍相信当年依然有很多人冒着巨大的风险,把前人创造的“宝贝”收藏起来。他说,“人是天然的喜欢古老的,有艺术价值的东西,或者说大多数人都有恋旧的天性,这种天性就是人的保守性,当然这是我们在艺术文化范畴领域讨论”。

  “上世纪80年代,有一句话,说有一条疯狗名字叫创新,跟着我们屁股后面咬。”莫言说,那时的文学领域里,大家都有强烈的创新欲望,“这种强烈的创新欲望,是因为对当时现实的创作成果、创作理论的不满,也是在我们与国外同行作品进行比较之后产生巨大的压力与刺激”。

  回望那个阶段,涌现出一批富有新意的作品,“但更多所谓的创新实际上变成了对外国作品的模仿。”莫言说,那时湖南作家韩少功在海南担任文学主席,引发了“寻根运动”,就是防止盲目崇拜西方,简单地模仿西方,倡导在民间文化里,在浩瀚的古典里挖掘艺术素材。“后来有人把我列入到寻根作家行列,对此我表示非常荣幸跟惭愧,我觉得对寻根文学没有做出什么贡献。”

  莫言从三个方面谈了对创新与守旧的看法。

  首先,文学创作领域的创新一般都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创新。当一种艺术形式发展到高峰阶段,让后来者感到无法超越时,创新的欲望就会产生。这种创新表现在新的艺术形式的诞生,或者一个新的文学流派的诞生。他说:“新的文学形式产生了,并不是旧的文学形式就要消亡。”

  唐代“格律诗”达到了高峰,宋词产生后,成了宋代主要的文学表现形式,但格律诗还是有人在写,“文艺形式古老与现代其实可以同时存在一个时空里,并且同样具有很蓬勃的生命力。”

  同理,高铁动车组如果没有之前的内燃机车、蒸汽机车的铺垫,也不会有当今的创新成果。

  “新与旧不是绝对的,有一些新的东西刚出现的时候大受欢迎,但过上一段时间就会被人抛弃,而旧的东西又会出来引领风尚。”莫言抛出自己第二个观点。

  他回忆,上世纪70年代初,中日恢复邦交,中国从日本进口了大量的尿素化肥。“日本的尿素化肥比国产好,包装更精致,纸质包装的里面是尼龙布内包,封口用尼龙线封住。国内的包装需要剪刀打开,而日本的封口是两根尼龙线,一拽就开了。尼龙线很完整,我们用作钓鱼线,非常结实。”

  他说,日本尿素的尼龙包装袋质量非常好,当时村干部们用尿素化肥袋子染成蓝色、黄色,做成裤子穿在身上飘飘欲仙,非常令人羡慕,但由于印染技术差,遮盖不住袋子上原来的字,做不好,清晰可见“尿素”两个大字,“这样穿着日本尿素化肥袋子的干部,我们称之为‘尿素干部’”。

  后来做衣服流行一种叫“凡立丁”的新面料,拥有这个面料做成的裤子成了当时农村青年最高的梦想。“凡立丁”之后流行“的确良”,如果一个农村青年能够穿上这样一件衣服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而现在流行的是纯棉制品,“几百年前我们就开始穿了,当年穿‘的确良’‘凡立丁’的时候,我们知道纯棉的衣服最土气,而今天‘的确良’‘凡立丁’找不到了,纯棉已经变成了时尚,所以说新和旧有时候是轮回的。”